拿索斯唱片为何保持领先30年

02 06 2017  音乐周报   新闻 - 乐器相关  2131 次阅读  0 评论

如果人们要问,亚洲对全球古典音乐产业最大的贡献是什么?拿索斯唱片(NAXOS)一定是排在前三的答案。


如果人们要问,亚洲对全球古典音乐产业最大的贡献是什么?拿索斯唱片(NAXOS)一定是排在前三的答案。这家1987年成立于香港的唱片公司硬生生地在之前几乎一片空白的亚洲打造出全球古典音乐唱片产业的又一处中心,形成香港与欧洲和美国三足鼎立的局面。多年来,拿索斯所做的不仅仅是制造唱片,而是经营环境。今年,这家品牌30岁了。

逼上“梁山”出唱片

上世纪80年代的古典音乐媒界和现今的大有不同。激光唱片尚属新贵,价值不菲。大部分乐迷还在依靠杜比降噪的卡带或信号不佳的广播滋养心身,骨灰级的乐迷在享受性价比高但寿命较短黑胶唱片,追求影音的则醉心于大如磐钟的镭射影碟LD。那时,黑胶大步让位于磁带和CD,价格下降至6.5美元左右,单张CD售价高达20多美元,古典音乐唱片市场被传统意义上的四大也就是DG、百代、索尼和华纳集团垄断。

在那个资讯尚不发达,数码技术和互联网还在襁褓阶段的时代,人们对古典音乐界的热点和新发唱片的掌握大多来自口口相传。在内地城市尤其是北京,唱片和磁带卖家常常会骑着摩托载着一大箱新发唱片,挨家挨户上门推销。而乐迷们会定期聚集在一处地方,等待卖家到来,开箱挑片的瞬间往往是一个月中最为激动人心的一刻。这类唱片“门对门”直销的雏形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一度盛行,上一辈的北京唱片收藏家大多有此经历。

一个叫克劳斯•海曼的德国人嗅到了亚洲商机,早早前赴香港,在博士音响店从事销售,业余时间代理磁带。他会把欧洲产的磁带代理到香港,随后分销到其他地区。此外,他还经营者一家叫做“香港”的唱片公司,出版有马克•波罗品牌唱片,全部都是中国作品,针对的也是香港本土市场。其中最著名的一张唱片是他为太太,日本小提琴家西崎崇子灌录了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由林克昌指挥日本名古屋爱乐乐团演奏,也是拿索斯前身香港唱片公司发行的首款唱片。

不过促使海曼成立西曼国际集团,下辖拿索斯唱片公司,自己灌录、制作和出版西方古典音乐唱片的,另有“梁山”。当时,他的“下家”因为得到来自买家希望成批量购买磁带的信息,觉得与其贩售其他品牌的磁带,不如自己出磁带拿去卖更赚。于是海曼在熟人的介绍下,拿下了捷克斯洛伐克一批质量极高但名气不响的母带的亚洲版权,共计30款,都是脍炙人口的保留曲目。海曼不希望这批母带烂在自己手里,遂把母带转制成CD,以当时黑胶唱片的售价也就是6.5美元,约合港币50元的价格出售。唱片一经推出,立刻以低廉的价格和高质量的演释和录音大获青睐。海曼立即买断母带的全球版权,开始以拿索斯品牌发行。

海曼风趣地提到这段历史:“我真希望自己高瞻远瞩,能够预见未来,但我没有。成立拿索斯唱片公司其实是为了出手那批被跳单的母带,突如其来的成功让我始料未及。”作为全球第一家廉价唱片品牌,拿索斯迅速填满了唱片售价为港币50元的区间,迅速崛起。海曼以辞书式的曲目编排,邀请东欧性价比高的音乐家和乐团按照作曲家字母为序灌录作品,甚至包括大量四大唱片公司不屑的冷僻曲目。这独树一帜的经营模式奠定了拿索斯之后的前瞻性。

打造生态拼渠道

拿索斯能做到成本控制来源于几个因素。其一是经过近十年的发展,CD生产线在欧美和亚洲普及,量产的工业成本大大降低。其二,拿索斯购买东欧廉价母带的全球版权,形成一股难得的“四大”垄断下的“清流”。其三,拿索斯一反其道,并不以包装音乐家为主,与音乐家签订“买断”合同,省去了支付后续版税的开支,在《华盛顿邮报》乐评人安妮•米盖特的眼里“领先行业至少十年”。此三举确保拿索斯在薄利多销的情况下,迅速占有市场,从“四大”的铁幕下硬是打开一扇窗户。拿索斯的白色专柜与DG的黄色专柜、百代的红色专柜在唱片店平分秋色。

米盖特认为,作为拿索斯唱片创始人兼董事长,克劳斯•海曼有着非同反响的对市场的适应能力和预判能力。他总能嗅出市场未来需求,并以全新的超前的产品予以填补,让其他厂牌只有“吃尘”的份。其中两项决定性的策略,就是海曼从实体唱片进入数码时代,从打造产品进军打造渠道。用通俗易懂的话讲,当其他和拿索斯同时崛起的独立厂牌还在务农时,之前和大家一起务农的拿索斯转而到大城市开起了连锁农贸市场,独家代理伙伴们的农产品。久而久之,拿索斯不仅仅是产品,更成为了商场。这是连四大唱片厂牌都无法比拟的。

数码时代始于2003年,那时高速网络尤其是3G网络投入使用,互联网基于点对点用户的分享软件刚刚崛起,唱片工业巨头们在讨论如何遏制非法下载和非法分享,但并不急于寻求转型。海曼灵机一动,深知网络车轮不可阻挡,与其抵抗不如加入,便于2003年顺势推出拿索斯音乐图书馆服务。

这一服务的核心基于拿索斯出版的百科全书式的唱片目录,足以支撑起图书馆式的库藏,检索和聆听。基于在线服务,拿索斯等于提供了一个可以随身携带、在线聆听的付费制的音乐百科全书,在里面可以找到任何一首古典音乐的录音且质量上乘,成为iTunes之外的另一大在线古典音乐平台。2005年,总部位于北京的库客音乐成为拿索斯音乐图书馆在内地的代理。

音乐图书馆很快成为其他渴望在互联网经济下分得一杯羹的独立厂牌的平台,拿索斯也摇身一变,从内容提供商扩展至渠道提供商。大量独立厂牌都通过拿索斯音乐图书馆销售自己的在线音乐。2008年,海曼进一步巩固渠道,在德国慕尼黑近郊建立NGL拿索斯全球货运转运站,做到实体渠道和网络渠道两不误。随后,海曼在慕尼黑举办一年一度的“拿索斯音乐市场”,作为代理商和独立唱片厂牌的实体交易平台,用以取代式微的MIDEM音乐博览会和定位尚不清晰的Classical:NEXT展会。

30年来,拿索斯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每每领先于唱片界,堪为行业先进。拿索斯源自香港,辐射全球的影响力也可视为中国香港有增无减的商业活力和创造力,不失为向香港回归20周年的一大献礼。

文章标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