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古典音乐,一定要知道的四大家族

10 07 2018  微信公众号-尚音爱乐   新闻 - 乐器相关  886 次阅读  0 评论

交响乐队由弦乐、木管、铜管和打击乐四大家族组成,如果你想要对交响乐有更深入的理解,那么,认识四大家族每个成员是有必要的

交响乐队

由弦乐、木管、铜管和打击乐

四大家族组成

如果你想要对交响乐有更深入的理解

那么

认识四大家族每个成员是有必要的

为了帮助你直观认识和亲近这些它们

布里顿专门谱写交响曲《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

只为介绍交响乐队里的每一位成员

这首乐曲的主题来源

亨利•珀塞尔戏剧《摩尔人的复仇》一段舞曲

将这段舞曲进行一系列变奏

故此曲也被称作《珀塞尔主题变奏与赋格》

首先

先由乐队全体演奏一遍主题音调

而后

弦乐、木管、铜管、打击乐

四大家族分别单独依次变奏

最后

在雄壮辉煌的普赛尔主题音调中结束

用音乐的方式

巧妙地介绍四大家族每个成员

观看这部作品的解说版或字幕版

都是不错的选择

(视频见上)


通过布里顿的交响曲

《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

我们跟交响乐队四大家族成员

做了一次亲密接触

接下来

我们进一步了解这些家族成员

在管弦乐队中,没有哪个乐器组中的乐器像木管组那样形式迥异。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所有这些木管乐器的原型的管身都是钻孔的木质管,人们一定会对被归类到此组的很多乐器感到不解并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它属于木管乐器?现代长笛银光闪闪,完全是金属制成,但它就属于木管乐器;单簧管虽也属于木管乐器,可它表面镶满金属按键,也差不多遮盖了木管的材质特点。其实,这些事实都关系到几千年来木管乐器的演化。

管乐器(如笛,或者吹管)是人类最早发明的乐器。原因显而易见:一根兽骨或一段中空的树枝只要钻出几个孔,就可以成为横笛;把秸秆压扁,放在嘴唇间,就可以是双簧管的簧片。

在木管乐器组中,可谓聚集着全乐队的独奏大师。从乐队定音这个环节就可以看出来:双簧管总是给出标准音“a”, 所有人都要跟着它的标准调音。其他的乐器组都没有木管组如此特殊,作曲家需要经常考虑其统领全局、高居整体乐队之上的独奏风格。也没有哪个乐器组能像木管组那样,在赋予乐队千变万化的色彩方面如此重要。然而,木管组的这个优势同时也是其劣势所在,就像双刃剑效应一样。木管乐器发出任何一个糟糕的音,都会“污染” 整个乐队效果,长笛或单簧管如果吹错了音,在听众哪怕是业余听众听来,都会感到非常糟糕难受,突兀刺耳。

弦乐组乐器构成了管弦乐队的“骨干”,或者说是“基础”。小提琴绝对是弦乐组中的明星,这不仅因为它大多数情况下演奏旋律声部,也是因为它承担了音响戏剧“主角”的功能。关于小提琴和小提琴演奏有很多的秘密。被誉为“小提琴巫师”和“魔鬼小提琴家”的尼可罗•帕格尼尼是19 世纪无与伦比的艺术大师,他的琴技超出他当时所有的同行们,而他充满热情激烈的演出则能让观众为之陶醉,有的人甚至还因此眩晕。每一个演奏家都与他所驾驭的乐器有着私密、至亲的关系,他知晓其乐器的里里外外和方方面面,知其长处和短处,知其锋芒和软肋,他了解这件乐器在演奏时,哪个音区会特别优美,哪个音略有困难,最高音有些“发飘”等等诸如此类的细节问题。说到弦乐器,这种人与乐器之间的私密关系尤为重要。俄罗斯的大提琴家姆斯蒂斯拉夫•列奥波尔多维奇•罗斯特罗波维奇曾这样描述他的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我的乐器出生于1711 年”。

如果说小提琴是“主角女高音”,那么中提琴就是中音,大提琴是次中音,低音提琴是低音,与人声的四个声部相对应。中提琴(Viola)比小提琴略大,音域也比小提琴低五度。它来自一个大的“中提琴家族”。中提琴的声音比小提琴更低沉、柔和,具有如同天鹅绒般的质感。由于在技巧方面不如小提琴那样精湛多姿,所以长久以来中提琴一直处于小提琴的阴影之下。一些大作曲家比如C. M.v. 韦伯和柏辽兹在一百五十年前就在中提琴的声音中发现了新的特殊之处,他们都在自己的作品中对中提琴加以表现。对于乐队音响的完整性来说,中提琴非常重要,而在弦乐四重奏中,中提琴更是必不可少,它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小提琴和中提琴的各种音色可能性,大提琴几乎也都可以呈现,而在音量和音区跨度方面,后者甚至更胜一筹。在早期,这种乐器作为中提琴家族里的“膝盖提琴”,它的确是夹在膝盖之间进行演奏的,而今天的大提琴则由或长或短的琴脚支撑固定。在大提琴家每次进行演奏前,都可以看到他调整和固定琴脚。大提琴的音高比中提琴低八度,具有无以匹敌的宽广音区:从低沉的低音到美妙的中音,再到最高音——演奏家把这种晶莹剔透的高音称为“永恒之雪”。演奏最高音的时候,大提琴家的左手几乎能接触到弓弦毛,演奏“永恒的雪”时,需要运用大拇指。理查•施特劳斯在他的交响诗《唐吉珂德》里运用了大提琴的全部音区。泛音技巧在大提琴上可以非常轻松地使用。而弱音器用在大提琴上产生那种朦胧似纱的效果也比小提琴或中提琴要好。

弦乐器家族中体积最庞大的成员是低音提琴,它与兄弟姐妹相比,显得尤为另类。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的琴弦音高为五度排列,而低音提琴却是四度排列,也就是说,两根弦之间的音程为四度。与其他弦乐器不同的是,低音提琴的琴弓持法为下手位,因为这样的持法更能用得上力量。这种持法也叫“德国学派持法”。如果按照“法国学派持法”,低音提琴的琴弓持法就和大提琴一样,即上手位。低音提琴需要演奏者体力充沛,体格健壮。有人曾计算过,一个低音提琴手在一场马勒交响曲的音乐会上所消耗的体力,相当于一个矿区工人在矿井里的八小时劳动。为了能准确驾驭这个庞大的乐器,乐手需要站立演奏或坐在贝斯椅上进行演奏。

竖琴无疑是最古老的乐器之一,也是数千年来人类绘画艺术历史中最经常呈现的乐器之一。在古埃及的法老陵墓里,在中世纪的壁画中,在几乎所有的博物馆里,我们都可以看到与竖琴有关的文物。在一幅距今大约三千年的关于动物音乐会的妙趣横生的画中,人们可以看到一匹马在用前蹄拨动竖琴。《圣经》里也记载,大卫王在他的时代就已经在为他竖琴的音准而操心,和今天的人们一样,在图画中他甚至拿着校音器。竖琴有很多根弦,最开始只有五到六根,发展到今天,它拥有了四十六到四十八根弦。把这么多弦完好地组合在一起,需要造琴师卓越的制造技术。从能够发出音响的共鸣板底部向上伸直的琴弦排列在金属边框内,最低音的琴弦长度最长,达1.5 米,最高音的琴弦长度最短,只有7 厘米。早期的竖琴的琴弦数量较少,音域自然也比较窄,但演奏者知道怎么用手来按住琴弦,缩短共鸣的长度,这样就可以改变和丰富音高的变化。

在管弦乐队中,铜管乐器的音响效果与打击乐器一样以雄浑响亮著称,音色辉煌、热烈,虽然音质各具特色,但洪大的音量和宽广的音域为铜管乐器组的共同特点。从发音原理来看,铜管乐器利用气流振动嘴唇发音,借由吹嘴(杯嘴)协助,导入乐器共鸣发声。吹嘴的形状、大小配合着不同的运唇方式,而且音色也会有所不同。铜管乐器改变音高有两种方式:一、压放按键或推拉滑管,来改变管身的长度,二、吹奏者改变嘴唇振动的发声频率。

取一个长达四米的阿尔卑斯号角,把它的号管卷一卷,再把它压一压,缩成团,装上一些活塞通气口,就变成了现代的圆号——这个过程也是这个乐器演变的历史。一个圆号手需要敏锐的听觉,一个有力量的舌头,当然更不用说合适的嘴唇,因为所有一切都取决于此。从吹奏高音的绷紧的“柠檬嘴”到较松弛的“噘嘴”,还有吹奏低音时对各种唇形都必须加以掌握。

在古时候,小号是一种皇家乐器。在社会地位方面,小号手和鼓手的地位要远超其他音乐家。海顿时期的乐队中,小号手与圆号手以及其他乐器演奏者能够和平共处,坐在一起进行演奏,但是往前追溯一百五十年,情况则非常不同,小号与定音鼓这两种乐器是被禁止出现在某些“有失体面”的场合的。何为“有失体面”的场合呢?这方面也有详细规定,例如:当有吹口哨者或圆号手在场的时候,或有喜剧演员在场的时候,或有丑角演员在场的时候,或在市民或农民举办婚礼的场合,等等。

长达数百年的乐器发展进化史充满了传奇色彩,其模式往往如此:乐器制造匠在这方面想出个新点子,演奏家在那方面提出了某种技术上的改进,或者作曲家想象并提出乐器应发出某种声音,演奏家和乐器制造匠按照他的意图进行配合。但也有少数乐器较少变化——长号就是其中之一。

长号是小号的近亲。可以如此比喻长号的历史:大约六百年前,出现了一对姐妹。她们同时成长,慢慢在身体上长出了卷和臂的结构,妹妹在结构上向内收缩,就成为今天的小号,姐姐则在结构上向外扩展,在五百多年前,姐姐就成为了长号。

圆号和小号演奏者所操心的种种事情——断音和各种管、活塞和阀门等等,在长号演奏者这里都没有。它的“身躯”由两个彼此嵌搭的长形管组成,而且可以彼此滑动。当左手手持长达约一米半的长号时,右手进行管身的伸拉,让管内吹动的气柱变得或短或长,进而吹响想要发出的音响。长号柔和吹奏时发出的声音,非常接近人声的音域。的确,长号的发声与歌声相似,最优美的音色就是在中音区弱奏平滑舒缓的旋律线,比如马勒的《第三交响曲》中那样。当然,长号也可以如钢铁般冷酷无情,发出审判日般的巨响,甚至可以撼天动地。

大号绝对是铜管乐器组里最重的,也是整个管弦乐队里声音最低的乐器。就像阿尔卑斯号慢慢演化成普通圆号那样,我们也可以视大号为长号在体积上逐渐扩展后的产物(大号在1835 年正式出现并被注册乐器专利权)。大号作为铜管组的低音乐器,通常在乐队中位于低音长号的旁边。演奏这个乐器是名副其实的“重量级”演奏。

交响乐队中,最有趣、花样也最繁多的乐器组,应该就是打击乐器了。翻开一本现代交响音乐作品的总谱,大量充满异国情调的打击乐器名字会蹦出来:邦戈鼓、康加鼓、沙锤、铙钹、玛林巴琴、木琴、拇指琴箱鼓等等,因为在现代音乐中它们经常会被运用。打击乐器组可以被比喻成“魔法厨房”。正像一个厨艺非凡的厨师用娴熟的手法将各种风味的调料精心分配后,可以为我们带来美味的珍飨一样,打击乐器演奏家也可以用他专业熟练的技法为我们的耳朵带来味道十足的听觉享受。由于音乐中经常有对快速鼓点的要求,打击乐演奏家需要灵活如鼬。

定音鼓往往以君临天下的姿态高居交响乐团后排的最高点,位于打击乐器组的核心位置。但大部分时间里,定音鼓都是在休息,因为这么“重量级”的乐器,作曲家可不会经常用。恰恰由于出现的次数很少,定音鼓鼓手必须谨慎小心,留意不能错过进入的时机。不过最重要的是控制音高,因为鼓的大小不同,音的高低也有所不同。

此外演奏家还经常要面对不同的乐谱,同时控制多种乐器。一个常见的场面是:他的右膝盖上方悬挂着三角铁,再往上挂的是两只钹,左侧是桶子鼓,旁边是邦戈鼓和小鼓,最后还有作为背景的亚洲寺钟。对于不同乐器,要使用不同的打击工具,而且最重要的是要留意乐谱——在乐曲进行困难的部分,比如演奏管钟、木琴或马林巴的快速段落时,必须要背谱演奏,因为不可能一边读谱一边在金属管或片上快速敲击。

最后

我们观看

字幕版

布里顿《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

(视频见上)

相关文章

古典音乐的精神是什么?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中国古典音乐家网
发布于 20 11 2019
沃恩•威廉斯与他的伟大作品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音乐之友
发布于 06 11 2019
为什么说郎朗回归是古典音乐界一大盛事? 文章来源: 21CNMC NETWORK
发布于 03 08 2018
谭盾对话白岩松:音乐不好的国家,足球也踢不好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音乐之友
发布于 20 07 2018
柏林爱乐十二把大提琴到访,刷屏乐迷朋友圈 文章来源: 澎湃新闻
发布于 16 07 2018
与霍洛维茨缠绕一生的“梦幻曲”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音乐之友
发布于 05 07 2018
不能改变炎热但能改变心境!这十首夏日古典音乐不容错过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5 07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