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制6年,他帮大号“减肥”两公斤!铜管乐手出差终于能减负了

13 07 2018  音乐周报   新闻 - 乐器相关  799 次阅读  0 评论

大号是管弦乐队中最大的低音部铜管乐器,音色浑厚低沉,威严庄重,与倍低音提琴同是管弦乐队和声的低音基础。但是,大号庞大的身形一直是乐手心中的痛,尤其是那些经常需要携带大号外出演出的演奏者,对这位身形庞大的伙伴更是无奈。


李光民展示旅行大号

大号是管弦乐队中最大的低音部铜管乐器,音色浑厚低沉,威严庄重,与倍低音提琴同是管弦乐队和声的低音基础。但是,大号庞大的身形一直是乐手心中的痛,尤其是那些经常需要携带大号外出演出的演奏者,对这位身形庞大的伙伴更是无奈。河北正欧实业有限公司总设计师李光民从事铜管乐器制造近30年,一直尝试乐器改良。他希望给大号“减肥”,为乐手减负,制作出不一样的大号。经过近6年的努力,他成功研制出体型缩小、重量减轻2公斤左右的旅行大号。

“小孩子”发出“大人”声

“我小学二年级接触大号,最初的体验就是,自己比号大不了多少,体重比号沉不到哪去。”网友施海天吐槽,每次吹号得从家抱着号,步行到学校,路上除了迎来路人异样的目光,还要十分小心磕碰。随乐团出行,当车上座位不富裕时,自己只能站着,把座位让给乐器。看到演奏家们有这样的困境,从事铜管乐器制造近30年的李光民突发奇想:“可不可以缩小大号的体积,减轻大号的重量,研发一款方便携带的旅行大号?”于是,他开始着手研发方便携带的旅行大号。但是,缩小大号的体积、重量,往往会同时改变大号的音色。大号管径大小、材料薄厚等因素决定了大号的音色是厚实还是尖锐。不同调性的大号,制作数据也不一样。

如何让“小孩子”发出“大人”的声音,成了旅行大号的研发难点。“在西方,大号有着科学的制作标准,声音与尺寸之间也存在固定的比例关系。”常年与国外铜管乐器市场打交道的河北正欧实业有限公司销售总监刘勇,将国外经验、数据带回国内,李光民根据这些数据,结合自己多年制作经验,改变传统大号制作的思维方式,将喇叭口安排在整个号的中间位置,二弯、活塞排气管组合以及号嘴环绕在喇叭口管外部,使大号体积变小,铜管更换总调音管,可以吹出两种不同的调性。旅行大号缩小的是外观造型,管径粗细并没有改变,所以声音仍然可以基本与大号保持一致。

市场接受仍需时间

2015年10月,旅行大号首次亮相中国上海国际乐器展。2016年1月,旅行大号又参展美国NAMM展。旅行大号的创意引起参观者的浓厚兴趣,大家纷纷试奏。于此同时,其存在的音准等问题也被发现并指出。比如,单独按下某一个键,音准是准确的,但是同时按下不同键的时候,音就不准了。李光民认真听取专家、演奏者对旅行大号提出的意见,然后进行调整。2016年10月,身形紧凑、重量减轻2公斤左右、可同大尺寸大号音色媲美的旅行大号申请专利,并于2017年4月获得批准,正式推向市场。

旅行大号一经推出,就在欧美、日本的乐器市场上引起关注。尤其在行进管乐发展蓬勃的日本,旅行大号的销售情况很不错。目前,国内市场对旅行大号的认可仍需要时间,北京、上海、广州等音乐普及率较高的城市,正在慢慢接受旅行大号。旅行大号的出现也激发了小孩子学习大号的热情。

“制造旅行大号的初衷是为了方便演奏者、学生出门携带以及方便在住处练习演奏。”李光民认为,旅行大号音色纯正,反应灵敏程度不差,平时练习、业余演奏,完全可以替代传统大号。但是,因为体积缩小多少影响乐器声音,旅行大号的音量不如传统大号,在声音细节上还不能达到专业演奏者的要求。此外,用惯了传统大号的乐手演奏旅行大号时,难免有心理落差,需要时间适应。

从研发入手打造中国品牌

研发时,设计师将精力集中在如何缩小体积、保持音色上面,难免忽略一些制作细节。旅行大号一直根据市场的反馈在不断完善。比如按键位置设计更加紧凑、合理,外观造型设计更便于演奏、携带等。“铜管乐器是西方乐器,国内生产铜管乐器的厂家,绝大部分是仿造,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打造中国乐器名牌需要专家、商家、用家的共同努力——专家提出产品要求,商家掌握市场动向,用家反馈使用心得。三家统一才能打造出优秀的民族品牌。”李光民希望打造民族乐器品牌,形成自己的产品风格,为旅行大号起名“小龙”,“小”是因为乐器的体积小,“龙”代表中国研发的乐器,而非仿造。

“如果乐器厂家更多地追求量产,甚至薄利多销,最终只能导致同行业的恶性竞争。我们应该做有品质的乐器,让经销商、使用者认准中国产品。”刘勇表示,乐器研发是非常复杂的工作,既不能背离乐器本来的特色,又不能改变其演奏方式,还要遵循美学规律。目前国内也非常缺乏这方面的人才。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教授改良民族乐器芦笙 曾被邀至维也纳金色大厅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布于 06 01 2016
中国北京第三届国际长号大号艺术节随笔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05 08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