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慧:她们的悲伤各异,每次心碎都是一出戏

13 01 2021  星海音乐厅官微   人物 - 热点访谈  14 次阅读  0 评论

作为世界乐坛一流的女高音,她的平易近人同样令人印象深刻。音乐会后,笔者与和慧进行了一次简单的采访。

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多年前曾到访星海音乐厅,献唱理查•施特劳斯《最后四首歌》、瓦格纳《爱之死》;这次重返星海音乐厅,她带来一整套真实主义歌剧咏叹调音乐会曲目。

和慧是能够将戏剧与音乐实现融合的艺术家,演唱真实主义歌剧中特有的夸张的明暗虚实的声音色彩对比极有戏剧性,令人着迷。作为世界乐坛一流的女高音,她的平易近人同样令人印象深刻。音乐会后,笔者与和慧进行了一次简单的采访。

 

55

和慧新年独唱音乐会现场,2021.1.3

 

这次演出的作品主要是真实主义歌剧的咏叹调,为什么有这样的选择?需要为之作怎样的准备?

这次选择的真实主义歌剧咏叹调,都选自我过往完整演绎过的歌剧作品。之所以选择真实主义作品,其一是因为我的声音很适合这样的曲子;其次是因为中国观众对这些作品并不是特别熟悉。

一般音乐爱好者,可能会知道《蝴蝶夫人》里面《晴朗的一天》,或者歌剧《茶花女》、《卡门》等作品中的选段。而我希望把这套真实主义歌剧咏叹调介绍给中国观众,因为我觉得它们非常非常美。而且,通过我的诠释,我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这些作品,譬如说《歌女乔康达》这些对观众而言并不算特别熟悉的作品。我希望成为一个歌剧艺术的传播者,因为我演唱过很多真实主义歌剧的作品,对它们的了解更深。演技和演唱在你的音乐会中结合得非常好,这在歌手中是凤毛麟角,你是如何做到的?

我总是抱着这样的希望——我希望观众哪怕不是看整部歌剧,也能够在短的片段中迅速进入到戏剧的语境中,能够置身其中。譬如说玛侬、蝴蝶夫人、乔康达、图兰朵等角色的唱段,她们的悲伤各异,每次心碎都是一出戏。要表达出这种悲伤的差异性,我不能只是以一首首孤立的咏叹调去理解、诠释,而是要在音乐厅的舞台上创造出一个个仿如有上下文语境的戏剧场景。

 

能否举一个例子,譬如你演唱的《母亲已逝》,这是一首难度很大的作品,戏剧性的对比中夹杂回忆、恐惧等复杂情感,你演绎时的心理曲线是怎样变化的?

我在2008年首次演出这部歌剧(《安德烈•谢尼埃》),在意大利热那亚的歌剧院。当时,和我一起演出的有非常有名的男中音歌唱家雷纳托•布鲁松(饰 杰拉尔),男高音歌唱家马切洛•乔尔达诺(饰 安德烈•谢尼埃),非常有名,很棒的男高音,可惜他已经去世了。

真实主义歌剧的特点是,它总是在讲故事,讲情绪,非常夸张的情绪。在咏叹调的最开头,其实是告诉观众发生了什么事,那么我就要好好地控制好我的情绪,不要过早地宣泄出来。所以,我尽量让演唱平稳一点;随着故事慢慢推进,她(玛达莲娜)慢慢将悲惨的经历诉说清楚,她讲到了母亲遇害、家园被烧毁,也讲到了和女仆四处流浪。然后,到了后面,她才看到了在黑暗中的一丝光亮,那时候声音的变化、情绪的起伏全部要出来,因为歌词里唱道:我就是爱,我就是希望,我要微笑面对这一切。所以,她看到希望。

我非常喜欢这首作品,特别是经历了2020年疫情,我更加感同身受,我相信我们终将走过黑暗,找到光明。经历迷惘之后,我们更需要用爱来拯救世界。

 

疫情对活跃在歌剧舞台的声乐家来说,影响非常巨大。我们经历了从停演到陆续恢复开放部分坐席的整个过程,那么您对于能重回舞台,重回星海音乐厅,有什么样的感受?

在我23年的歌剧演出生涯里,我从来没有碰到过只能演音乐会,而不能演歌剧的情况。我在国外的歌剧演出一个一个被取消,我只参加了几场音乐会,就是在维罗纳、柏林等地。在柏林唱的《歌女乔康达》都是片段的,不带舞台。本来2020年11月份要在西班牙的毕尔巴鄂演威尔第的《阿尔齐拉》,后来也因为疫情取消了。

这个时候,看到国内的情况,我就觉得非常欣慰,因为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演出逐步恢复,这是国力的体现,真的为祖国感到骄傲,只有疫情控制好了,演出才能恢复。另外,作为一个歌剧演员,我想说的是,歌剧是一个有传统的、讲究传承的艺术,同时也是人类共有的伟大的文化遗产,我很高兴能够将这些作品带给观众。

关于美声,我觉得还是应该听现场的,经过录音处理之后,声音其实已经不一样了,对于我们这种嗓门大的歌唱家来说,尤其如此,更何况,现场聆听的情感体验和听唱片是完全两样。我很高兴,我们的疫情控制做得那么有效,我能回国重启我2020/2021乐季的演出。重回星海音乐厅,我感到非常享受,星海音乐厅的声学效果非常优秀,我刚刚的演唱,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一种极大的享受,感谢星海音乐厅的邀约,让我们能再次和那么优秀的观众一起度过这个难忘的夜晚。

 

你的演出邀约那么频繁,如何能保持嗓音的健康?

保持嗓音健康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正确的声音去歌唱。

 

相关文章

2020回眸 | 挡不住的歌剧“红流”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4 01 2021
杨蕾:钢琴艺术指导、女高音,一位多才而幸运的音乐家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12 2020
歌剧音乐要有独特的民族风格——作曲家刘振球先生访谈录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0年第9期
发布于 02 12 2020
迪里拜尔教授再次出演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冰山上的来客》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01 12 2020
鉴碟 | 最燃 《唐卡洛》现场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4 11 2020
怎样唱好咏叹调《情歌》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0 11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