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碟|在布拉格的春天回到祖国

07 12 2017  音乐周报   评论 - 碟评  136 次阅读  0 评论

1990年的“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注定因其意义非凡而永载史册。阔别祖国多年的指挥大师拉斐尔•库贝利克终于又回到了布拉格,在音乐节开幕式上指挥捷克爱乐乐团演奏斯美塔那的交响诗套曲《我的祖国》。


1990年的“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注定因其意义非凡而永载史册。阔别祖国多年的指挥大师拉斐尔•库贝利克终于又回到了布拉格,在音乐节开幕式上指挥捷克爱乐乐团演奏斯美塔那的交响诗套曲《我的祖国》。这位昔日的首席指挥、音乐节的缔造者,一别故土就是42年;当他回国再次执棒该乐团时,已经76岁高龄了。捷克本土唱片公司Supraphon对开幕式做了现场录音并出版了这张唱片,为我们留下了这无比珍贵的“文物级”音乐会实况。

提到捷克作曲家贝德日赫•斯美塔那,国内听众最熟悉的作品莫过于《我的祖国》。这套作品写于1874年至1879年,由六首单独的交响诗组成,依次为:《维舍赫拉德》(捷克语意为“高堡”,位于布拉格市南面的山上,相传为捷克发源地)、《伏尔塔瓦河》(捷克母亲河,纵贯波西米亚南北)、《莎尔卡》(民间传说中的一位女武士)、《波西米亚的田野和森林》《塔博尔城》《布拉尼克山》(最后两首有关胡斯战争的历史)。作者创作这套作品时正深受耳疾的折磨。六首交响诗作为套曲完整首演是在1882年,也就是作曲家逝世的前两年,那时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库贝利克在其流亡海外的生涯中曾多次指挥演出这套作品,并分别同维也纳爱乐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录制发行过唱片。1985年,库贝利克因病痛退休,当1990年捷克爱乐向他抛出橄榄枝时,他毅然返回祖国并重新拿起了指挥棒。此版唱片,可以说是两位疾病缠身、饱经风霜的老人一次跨越时空的对话,相信库贝利克当时能够切身感受到斯美塔那内心的痛苦和对祖国的真挚厚爱。

弦乐历来是捷克爱乐乐团最为人称道的声部。在这张唱片中,我们能听到那种深沉内敛又不失张力的大旋律线,比如第一曲中的维舍赫拉德主题和第二曲中伏尔塔瓦河宽广的主题;有对战斗场面的渲染,如第一曲的热烈悲壮,又如第五曲的慷慨激昂;有浓郁民族风的波尔卡舞曲,如第二曲和第四曲中的乡村场景;还有极其细腻的形象描绘,比如第二曲中月光下水仙女的舞蹈,第三曲中莎尔卡诱惑茨提拉德时的如泣如诉。我们仿佛已看见库贝利克站在台上,蓬松斑白的鬓发,似乎还是那样略显不修边幅。也许背部的疾患让他无法充分地挥舞双臂,但是那种充满全身心的内在力量,让音乐从他的指尖源源不绝地流淌出来。

笔者认为此版最值得一听的是铜管声部。第一曲开始在竖琴背景上的圆号,如同游吟诗人唱出的久远传说,沉醉而悠扬;之后当小号和长号加入,形成了光荣颂歌般的主题。第二曲中林中狩猎的号角,第三曲中预示战斗打响的号角,同样还是圆号,通过强弱力度的变化营造出了不同的效果。最美妙的是在第四曲中段,仿佛一片苍翠的山林间,太阳初升,晨雾消散,音色极尽温暖的圆号为听者展现出波西米亚田野与森林广袤而绚丽的风景画卷。第五曲的塔博尔主题贯穿全曲,军歌嘹亮,从振奋到悲壮。第六曲最后,铜管与弦乐合奏,当维舍赫拉德主题与塔博尔主题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辉煌交响,满载着对祖国光荣历史的赞颂和对未来胜利的希望。

或许,这张唱片的意义已远远超越了作品本身,甚至令人难以评价。直到今天,在每年的5月12日——斯美塔那逝世的这一天,捷克爱乐乐团依旧会在“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开幕式上奏响《我的祖国》。直到今天,维舍赫拉德古堡遗址依旧耸立在布拉格城南的峭壁上,俯瞰着在它脚下流淌的伏尔塔瓦河。作曲家斯美塔那和指挥家库贝利克静静地安眠于高堡公墓的陵园里。其实无需任何评论,这一切就是最好的证明。

相关文章

许忠:他用指挥棒划出中西舞台的“虹桥”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0 02 2020
指挥大师马里斯•杨松斯去世,享年76岁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2 12 2019
缅怀一代指挥宗师罗日杰斯特文斯基 文章来源: 深圳特区报
发布于 10 07 2018
卡洛斯•克莱伯│聆听他的作品,纪念他的一生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CCTV音乐
发布于 03 07 2018
获得马勒指挥比赛头奖后,他说:“像在参加大师班”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3 07 2018
叶聪:系统训练会培养出更多好指挥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9 06 2018
怎么才能当一个好指挥?指挥大师梵志登给你支招 文章来源: 澎湃新闻
发布于 11 06 2018
汤沐海谈卡拉扬和伯恩斯坦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古典音樂
发布于 05 06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