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孙:考级本无错,莫被“功利”误

07 04 2021  微信公众号- 钢琴艺术杂志   评论 - 时评  8 次阅读  0 评论

考级本无错,莫被“功利”误

 

前两天,我在微信的朋友圈看到全国政协委员李心草提出“调整音乐类考级方式或取消音乐类考级制度”的建议,此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巨大。可见音乐考级这件事触及的范围有多广泛!《音乐周报》的记者立刻对我进行了电话采访,让我谈一谈关于考级的由来:从筹划到实施、从宗旨到发展……一直到我对考级的看法和意见。因为当时是突然接到的电话,我在毫无预告和准备的情况下,迅速整理思路,把我所知的,尤其是考级良好的初衷和本意、工作的开展、严格的标准,以及教材的发展等都在电话中作了介绍。之后,记者立即问我:“对取消考级怎么看,你是否认为考级应该取消?”这时,我才意识到关键的症结在“取消”二字!其实,当时我根本还没仔细拜读过这条消息,只是感到“取消”有可能这么简单吗?因为牵涉的机构和人员太多了……我联想到“如一个人生病了,哪怕再严重,也应先治疗,可以吃药或是开刀,但不能说就不治了”。于是,我仔细查阅了新闻,明白了是“建议考虑(对音乐考级)调整或取消”,原话是用商榷的口吻,而且是从两方面说的,并没有武断地下结论说“必须取消”,但是很多人只看到“取消”二字就炸了锅。

任何工作都是讲究目标和效益的,这无可厚非。但“考级”是不是一件有益的好事?这才是决定它是否应该存在的根本!作为见证了考级从筹备到策划,继而实施、发展的过来人,我首先要说以下几点。

 

一、毫无疑问,考级的本意是很好的!

我是从最初就参加了中国音乐家协会的考级工作的,三十年来几乎每一步工作都亲身参与并经历。从1990年开始筹建、集中讨论、编写教材——确定分为十个级别,根据一般课余学琴细水长流的进度,大约一年提升一个级别,循序渐进、科学合理。

中国音协的考级作为第一家实施的全国性音乐考级机构(之前广东、上海已先行一步有了考级,但那是地方性的,只面对本地区),标准是非常严格的。首先体现在评分表上,要求评委(考官)在每一首曲子上都有明确的评审记录,每一个曲子都分为很好、较好、尚可、较差四个不同档次,评委根据考生现场演奏的水平表现,在合适的档位上打勾,并加以文字评语。当所有的曲目分别评判完后,会有一个总的结论,分别是:优秀、良好、通过和不通过。由于评委们都很认真,考生得“优秀”是极难的,演奏必须十分圆满、完整,有足以成为别人榜样的表现才可获得,所以一般在为期三天的考级之中,每个考场能评出两三个优秀就不错了,因为优秀考生是要参加优秀考生演奏会的,而演奏会往往在北京音乐厅或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且仅此一场,不仅必须保证质量,而且人数有限,所以能被选上是非常光荣的事儿。要得“良好”也是很不容易的,弹得规范是必须的,如略有不足,也不能是大毛病,所以获得“良好”也是足以让考生与老师感到自豪的成绩。而大多数演奏基本规范、表现尚可的考生,都属“通过”之列。

在20世纪90年代初,考级刚兴起的那些年,“不通过”的比例是很高的,程度未达标,明显拔苗助长的,肯定通不过。尤其到了十级,更加严格,考生能弹出全部曲目是不够的,还必须对音乐风格有一定的理解和表现,如果刻板无趣地演奏,就算是完整地从头至尾弹下来,也通不过,因为十级是考级中众望所归的最高级别,通过者应为大家的楷模。所以评委把控得很严,都认为不能降低了考级的标准与水准,那时候,经常出现考高级别的考场通过率只有百分之三四十的情况。现在,恐怕是很难想象、也很难出现的。

此外,考级对评委写评语的要求也很严格,弹得好的考生,评语可以简单些,如“好”“很好”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但对于较差的考生,尤其是通不过的考生,评委必须写明情况和原因,指出毛病在哪里、应如何改进。这既是为了让考生明确通过考级需努力的方向,以免继续走弯路,也是考级本身所要达到的目的和宗旨,体现了考级根本的初衷和本意!

从我当年参加的中国音协考级来说,一直是非常规范、严谨的,而且中国音协的考级收费,一直由发改委管理,多年标准不变,一直到21世纪初,还是原价(物价已完全不同)。我感到中国音协能坚守初心,着实不容易。所以这个考级的口碑一直较好,以信誉与严格著称。

综上所述,大家可以大致了解到“考级的本意是好的”,根儿是正的!现在的问题并不出在根儿上。如果一切都按初衷走下去,没有干扰,考级就会是一件很有益的工作,但是事情往往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二、问题出在哪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就要谈到考级的发展壮大,由原本的一家独秀,逐渐变成了两家、三家、四家……有了比较,有了竞争。其实有比较和竞争本不一定是坏事,考生们可以择优选择,考级单位也会优胜劣汰。例如,在中国音协举办考级之后的两三年,中央音乐学院的海内外考级也办起来了,而且十分红火,当时两家共存,考级标准都是严格而规范的。但随着更多考级主办单位的逐渐出现,其庞大的分支伸向全国的各个角落以后,竞争的态势也开始变得激烈。尤其到了各地之后,承办的单位不同,有的单位把考级视为一块谋利的“肥肉”,为了招揽到更多的考生,甚至不惜降低标准去谋取利益。

例如,有的考级可以变通,考生报考八级但没通过,即可算作七级通过!这就很可笑了,因为此考生原本如只有四级的能力,要报考七级肯定是通不过的,但他却悟到了如果报考这个考级的八级,弹得再差也不要紧,因为可以降一级算通过七级,这岂不太容易了吗?这样,在主办机构与考生互相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情况下,七级就自欺欺人地奉送出去了。但这位考生如参加另一机构的比较严格的考级,是肯定无法通过七级的。那么对于不求实际水平、只图表面虚荣的考生而言,他会选择哪一种考级呢?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再说说考级开始时的评审工作。每个考场必须安排两个评委,而且都是本专业的资深教师。但是现在,有的考级单位,为了节约经费,把评委减少为一个。更有甚者,还要让一个评委兼考几种不同的乐器。俗语说:隔行如隔山。如让一个英语老师去主考日语和阿拉伯语,我们不禁会问:你懂吗?怎么考啊!但是有的主办方就这么干。我虽没有参加这种混搭的考级,但有一次在一个业余比赛中,我在评审钢琴之余,忽然被要求评一组古筝选手的演奏,不知情者也许认为钢琴和古筝都属音乐类,评委应知其优劣。的确,是好是坏我们是分得出来的。但实际上,我们还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作为钢琴评委,一般并没有学习古筝的经历,对于选手的基本功、具体的技法和功力的深浅与对错等方面,并不能作出更专业精细的评判,只能根据一般的“音乐标准”给分。因此,我既不确定是给得偏高了还是偏低了,也不确定这样的评分与古筝专业评委给的分相比,选手是得益了还是吃亏了?这样的情况,对选手是否负责呢?

有的承办考级的机构,会恳求评委尽量“手下留情”,以保证较高的“通过率”。还有的考级是由培训机构承办,机构本身有很多学员,当然这些学员是必须特别加以照顾——要求放低标准给予通过的。或者是其中的授课老师,也借机参与了评审工作,其数量巨大的学生,毫无疑问都被评定为通过。那么,考级活动如果都被这样操作和降低标准,甚至不需要标准,那么考级除了走过场还有什么意义?考级的标准还是否存在?考级是不是已经形同虚设,完全成了某些人谋取利益的工具了呢?

在此要提出的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作为考生和家长,你们是否愿意参加这样的考级?当你获得了一个“白送的”级别证书,很“光荣地”向人炫耀时,是否觉得它有用?你真的学好这件乐器了吗?真的学到东西了吗?通过音乐你提高了自身的品位和素质了吗?你已经懂得并喜欢音乐了吗?我认为拔苗助长,靠关系通过的结果,最后损失的还是自己!

所以,我们需要探讨一下,如何发挥音乐考级应有的积极作用?是否有望解决?靠谁来解决?

 

三、解决问题还需大家提高共识,共同探讨!

我认为所谓考级出现问题,其实不是“考级”本身有什么错。音乐考级本为推动社会音乐学习的规范化与科学化,使广大琴童与考生走上正规学琴之路,给大家树立一个明确的标准,提供一套合理编排的教材,让大家少走弯路。这种宗旨,何错之有?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我多年的观察和感受是由于各种“功利”的存在与侵蚀!我最信服的真理就是马克思教导的“存在决定意识”!看任何问题,都由此去对号入座分析一下,其实一切就清楚明白了。

所以从各个方面去分析,如明确音乐考级的本意是为社会音乐教育而努力的,坚持这一点,则肯定能走在正路上,把考级工作做得更好。反之,如把考级看作谋利的工具和手段,那就会把事情做歪了。这种情况我把它简称为“功利”,很多事都坏在了“功利”作祟上!

在此,我也只能“点”到为止,因为涉及太多方面的利益,同时也牵涉很多人努力为之奉献的一份神圣的工作和事业,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前两天,有一位资深的钢琴老师很激动地打电话问我:“为什么有人说要‘取消考级’?我们辛辛苦苦地培养着学生,我一直在努力地钻研着考级教材,为了教得更好,我感到特别有意义呀!”这代表了许多勤勤恳恳、规规矩矩的钢琴老师的状态。但是,有两点要看到的是:其一,并不是每个人都一心只为“事业”,一袋好好的米面,放了一段时间为什么会飞出蛾子呢?其二,不必对“取消”二字过分敏感,人家不也仅是提出建议、提出问题,供大家讨论吗?我觉得“取消”没那么容易,事实上也取消不了……但只看见“取消”二字就暴跳如雷,不也正是说明其中的复杂性吗?

所以,有一些问题,也请大家不妨冷静下来思考一下:

1.作为组织机构或具体操作的机构,在组织安排与不断扩展考级工作时,是否一直明确并坚持考级工作的根本目的与社会作用?是否始终把考级的规范化、把专家们制定考级标准的贯彻和落实放在第一位?我认为,质量是应放在利益之上的,这也是信誉和品牌的保证!

2. 作为广大的钢琴教师,是否通过考级,真正检验并由此提高了自身的教学水平?你的学生是否通过考级获得了进步,同时找到了不足,明确了自身的努力方向?还是你利用了自己的关系,“帮”考生取得了级别证书?让学生以此来感谢你,借此提高了自己的声誉?

3. 作为学生与家长,更要明确为什么要学音乐?我想不应该是为了要一张证书吧?如根本学不好,胜任不了,一张纸能证明什么?有用吗?真正好不好还是要通过演奏,真正面对面地比较才能证明实际水平。如果学琴的路没走对,导致难听或僵硬,最后没有从学音乐的过程中获得乐趣,反而“痛恨”或“反感”音乐,那才是最大的得不偿失和劳民伤财呢!

总之,杜绝各种不同情况存在下产生的“功利”是很重要的。例如,承办机构追求的“通过率”,以此追求规模的扩大;从师生来说,“功利”表现在一种获得通过的名誉感或虚荣心,等等。

再回到本文开始:所谓考级“生病”了,不确切,应该说在某些方面被侵蚀了;至于“需要专家来诊治”,也不确切,专家为考级编写了教材,制定了标准,进而可以通过讲课、音像等方式继续帮助大家深入理解、掌握教材和教学上的实施。但“功利”形成的弊端,不是专家能解决的,而是需要有着不同位置与处境——也就是“不同情况存在”下的人们,达成一个共识,杜绝阻碍考级工作健康发展的各种不同的“功利”现象的出现。我想,这不是靠行政命令和规定能强行解决的,而是要真正明确——我们为什么要考级!

其实,按照考级的本意和初衷踏踏实实地坚持执行,考级本应是一件很有益的工作!

 

文章标签(1)

相关文章

考级也有标杆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2 05 2014
上海进入钢琴考级时间:孩子不愿考,老师说有用 文章来源: 解放网
发布于 07 02 2013
乐评人对话钢琴教育家:享受音乐比考级更重要 文章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发布于 28 05 2011
乐评人对话钢琴教育家 文章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发布于 28 05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