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评论

首页 / 文章/资讯 / 评论 / 文章

鉴碟 | 宝刀未老的金色祝福

23 01 2018  音乐周报  评论  1073 次阅读  0 评论

2018年,意大利指挥大师里卡尔多•穆蒂时隔14年、第五度站在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中央。


无论在家门口以现场欣赏音乐会的方式迎来新年变得多么便捷,无论柏林、德累斯顿等音乐重镇的跨年方式如何花样翻新,金色大厅中奏响的或典雅或欢愉的悠扬旋律永远会占据人们关注的焦点——超过90个国家的同步直播、上亿观众的覆盖……如果评选古典音乐艺术在当代社会生活中最具话题性与仪式感的“高光时刻”,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应该当之无愧地加冕桂冠。

2018年,意大利指挥大师里卡尔多•穆蒂时隔14年、第五度站在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中央。尽管其在2004年宣称的“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对于乐迷们来说当然是一次令人欣慰的食言,但此番登台也许这真的是76岁高龄的穆蒂最后一次亮相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了,怎能不倍加珍惜?

选自小约翰•施特劳斯轻歌剧《吉普赛男爵》第三幕那大气磅礴的《入城式进行曲》为本届新年音乐会拉开了序幕,也鲜明地道出了穆蒂对于施特劳斯家族精美小品的诠释风格和审美追求,稳健的速度、温润的音质以及对于细节的雕琢使乐曲展现出迥异于1990年祖宾•梅塔潇洒飘逸的演绎版本。上半场的第三首乐曲《相亲波尔卡》的素材与开场曲出自同一部歌剧,这样“一菜多吃”的讨巧做法显然是彼时音乐小品创作的流行风尚,作品中段灵动晶莹的旋律出现的一瞬,熟悉《吉普赛男爵》序曲的乐迷朋友们一定会露出会心的微笑,穆蒂执棒下的维也纳爱乐乐团赋予这一幽默乐段小心翼翼如钢丝行走般的精妙处理更是突显了作品的戏剧性。约瑟夫•施特劳斯的《维也纳壁画圆舞曲》与小约翰•施特劳斯的《桃金娘花冠圆舞曲》都是鲜少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作品,这也延续了指挥家穆蒂善于发掘“冷门”曲目的深湛功力。无论是前者结尾那完满而自然的力度弧线还是后者静谧而舒展的曼妙氛围,都是杰出演绎激发作品美感的典范。相信许多音乐爱好者都与笔者怀有同感——为何同样的作品,在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诠释下总会迸发出前所未见的光彩?阿尔冯斯•齐布尔卡笔下有着“十九世纪最受欢迎的沙龙音乐作品”美誉的《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首次亮相新年音乐会舞台也没有令人失望,悠扬醇美的木管声部在轻盈明丽的弦乐铺陈下仿佛将人们带回那一百多年前的浪漫主义风情之中。

作为当代最具权威性的意大利歌剧指挥,穆蒂同样将自己祖国的音乐元素最大程度地融入曲目设计与演奏中,从致敬罗西尼逝世150周年的《威廉•退尔加洛普》到化用威尔第剧作旋律的《假面舞会四对舞》,再到致敬文艺复兴先驱的《薄伽丘序曲》与题献给意大利国王的《南国玫瑰圆舞曲》,无不兼具亚平宁半岛的浪漫激情与维也纳独具的典雅精致。自直播初听至唱片赏析,一直令我赞叹的曲目仍然非小约翰•施特劳斯《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莫属,从双簧管与单簧管缠绵而自由的引子开始,至大提琴深情吟唱的过渡段主题,再到齐特琴那无可替代的纯净音色,穆蒂如一位经验丰富的船长自信驾驭着维也纳爱乐这艘“木质大船”,堪称极致的弹性速度与收放自如的反复力度,让伯恩斯坦那句“维也纳的出租司机都比美国指挥更懂得什么是维也纳圆舞曲”的戏谑调侃拥有了现实含义。

当我们还在追忆79岁的卡拉扬在1987年新年音乐会舞台上的壮丽绝响时,分别在新年音乐会舞台上度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3M”(马泽尔、梅塔、穆蒂)也都以白发老者的姿态迎来了自己的告别时刻,在这样一次久违的重逢之后,我一定要怀着感恩的心情叹服道——宝刀岂止未老?它比任何时候都更具耀眼的光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