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音乐相关

首页 / 文章/资讯 / 音乐相关 / 文章

他让西方人张口唱中文│郭文景与歌剧《狂人日记》

23 05 2018  微信公众号-人民音乐出版社  音乐相关  238 次阅读  0 评论

《社火》对西洋乐器和中国打击乐相结合所作的探索,为郭文景下一部重要作品——歌剧《狂人日记》奠定了风格基调。

*文章节选自《噪音》(郭文景 著 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9年9月)。

1990年,郭文景受母校召唤再次“冲出夔门”,重返阔别7年的北京。

此后,他的音乐语言越来越丰富,创作题材越来越宽敞,艺术风格也日渐趋于个性化。

回到北京落笔的第一部作品,为阿姆斯特丹新音乐团写《社火》。这也是郭文景一系列国外委约作品中的第一部,标志着他国际生涯真正开始。

《社火》对西洋乐器和中国打击乐相结合所作的探索,为郭文景下一部重要作品——歌剧《狂人日记》奠定了风格基调。新音乐团再次委约的《狂人日记》,成为有史以来由西方人委约制作的世界舞台第一部中文歌剧。

这是一部完全摆脱西方歌剧结构模式的地道中国歌剧,也是中国人自创歌剧以来,第一次完全以中国戏曲的构架和中国戏剧思维包括中国语言,结构和创作的一部歌剧,唱腔、韵白、角色、音乐,突出十足地道的川音京韵。而音乐的发展与配器,显示了中国民乐与现代作曲技法天衣无缝的结合,尤其采用了大量无调性音乐发展。

“因为鲁迅先生的文字给我留下了这个印象。也许他在别人心中留下的痕迹是大小调?无声音阶?我不知道。但我反复掂量,数易其稿,结果是再也找不到比无调性更合适表达原著那种黑暗、恐惧、冷漠、疯狂的方式。”

有意思的是,《狂人日记》的唱腔,完全发端于一个疯癫痴人癫狂之语;发端于川音京韵一字一腔的吐字发音。

在荷兰排练时,面对一个个蓝眼睛金头发,郭文景坚持要求外国演员一律用中文演唱。他亲自和翻译一起为演员说戏,逐字逐句纠正他们的发音,示范吐字行腔的抑扬顿挫:

“四千——年……”,

“‘四’与‘千’两字要相差近两个八度!”一向急躁的郭文景,这时的耐心可就大了去了,愣是教得这些洋演员最后一开口就成了郭文景的“小老乡”。

1994年6月24日,《狂人日记》在荷兰艺术节上首演。

大幕拉开……

一个小二度的“细胞”,凝聚了“狂人”的音乐形象:

“白天那伙人,我看出,他们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

第二场……

狂人“细胞”在传统概念中持续绵延的旋律长线条,被分割切割成细碎短小的音符,“白、白、白天……他、他、他们……”诸如此类的单字单音重复,节奏变形交错,强弱夸张对比,把狂人内心惊惧恐慌、浑身颤栗哆嗦表现得出神入化。

第三场……

狂人偷听佃户和大哥关于“村里打死了一个恶人,把心肝煎炒吃了……”的对话后,发出“他们吃人……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的呐喊。直到“啊……!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方才放宽拉开来演唱。

第四场……

清醒过来的狂人说:“那条狗又在叫了……”大哥应答:“每到这个时候,都这样……”哨子吹出的主题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当狂人步出黑压压的老宅院,渐渐走进黎明中的天边,钢琴、竖琴、贝司。低音单簧管一起用放大拉宽的节奏再现主题,使全剧的音乐形态严谨而完整。

《狂人日记》的首演空前成功,西方媒体好评如潮:英国《人民日报》1994年6月27日即登载F.范德瓦(F.vander Waa)文:“《狂人日记》堪与最伟大的‘疯狂’主题的作品相匹敌。这是一部中国的《沃采克》,不仅因为它有力地表达了病态的心理与病态的社会都是导致精神错乱的根源这一思想,而且因为其戏剧结构紧凑和非常尖锐的音乐。郭文景灿烂而富有色彩的音乐与戏剧情节紧密结合,给人以撕心裂肺和引人入胜的美感。”

《世界报》载文说:“在50分钟的时间里,郭文景加入了那些有‘疯狂’赋予灵感而写出杰作的作曲家行列,他创作了一部充满无与伦比的美和戏剧力量的作品。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一部作品中容纳这么多的音乐?”

《狂人日记》后来被权威认定是中国近年来最优秀的歌剧之一;陆续出现了英国版、德国版、法国版、美国版……

《狂人日记》是郭文景对国内歌剧创作齐溜溜向西方正歌剧一致看齐的一声大喝!它在否认了中国歌剧以往“戏剧加话剧”的简单结合后,用现代音乐观念与技术重新捡拾起老祖宗传下的中国戏曲的精华,给了海外与国人一个中国歌剧新的样式。其中最富郭式创意的,是作曲家的全部唱腔设计,完全建立在中国人口语基础上,这不由地令人联想到西方歌剧的起源与中国戏曲的开始……


《噪音》 

郭文景 著

ISBN:978 7 103 03549 8

相关文章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音乐周报 发布于 12 08 2019
美好的序曲北京日报 发布于 29 07 2019
跟张艺谋边吃边聊《图兰朵》音乐周报 发布于 04 06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