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人物

首页 / 文章/资讯 / 人物 / 文章

方锦龙:最近怎么没人批评我了,那一定是我没做事

18 07 2018  音乐周报  人物  5114 次阅读  0 评论

他复原了唐代五弦琵琶,让更多人开始关注民乐,让世界听见中国的声音!


说起钢琴家、小提琴家,

即使不是乐迷,

至少也能说出

郎朗、李云迪、穆特等人的名字。

但如果问你知道哪些国乐演奏家,

估计很少有人答得上来。


随着《国乐大典》等电视、网络节目,

通过把选秀、竞演类电视圈的节目制作模式与国乐相结合,

国乐竟然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复原并创新五弦琵琶的国乐演奏家、乐器收藏家方锦龙,

吹拉弹唱做念样样精通,

再加上标志性的一头白发、儒雅的气质、幽默的语言风格,

成为今年“最有学问的网红”。

方锦龙的“爆红”,

也引来一些质疑之声。

对此,他这样说:

“只要做事,就会有人看不惯。

对于一些批评,我已经习惯了,

有时会觉得最近怎么没人反驳我了呢,

那一定是我没做事。

况且有批评才有探讨,

有探讨才有进步,

这没什么不好。”


在方锦龙看来,

国乐人的传统形象必须改变,

创新表演方式,

与各种各样新媒体对接,

这样才能靠近观众,

才能被时代接受。

只要能让更多人关注国乐和传统文化,

自己承担人们一时的不解和怀疑算不了什么。

结缘音乐与收藏

1963年,方锦龙出生在安徽安庆的弹拨乐世家,父亲是黄梅戏乐师。他6岁开始学习琵琶,小学时音乐老师发现他聪明、乐感好,学校演京剧就让他拉京胡,演戏剧就让他打梆鼓。就这样边学边演,到小学毕业,方锦龙已经学会演奏二胡、京胡、三弦、箫等十几种乐器。

1978年,15岁的锦龙考上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他说,收到军装、看到帽子上的红色五角星时,兴奋得睡不着。当时家门口贴着大红纸,上面写着“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素在“全国民族乐团四大家族”之列,进入歌舞团后,方锦龙格外努力,每次月考都能拿到很好的成绩。一年后,有天早上歌舞团集体出去跑步,跑大家一起到附近早集吃东西,路遇一位老先生背着一把琵琶走在方锦龙前面,他一眼就从琴包中露出来的一角认出那是一把老琴。仿佛某种使命感在召唤,他顿时怦然心动,决定把这把琵琶买下来。上前询问,老先生出价80元,最后让步到50元,当时一个月只有7元津贴的他把所有的同伴叫过来,求大家凑钱借给他,总算买下了这把琵琶。

这把琵琶,是方锦龙收藏的第一件乐器。从此,收藏乐器也成为他的一大兴趣。迄今为止,他已收藏逾千件中国古代乐器、少数民族乐器以及外国的吹拉弹打各种乐器。很多流失在海外的中国乐器都被他带回国内,其中不乏已失传断代的乐器类别孤品和价值连城的罕有品类。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1985年,去日本演出的方锦龙在电视上看到我国唐代五弦琵琶的报道,它被收藏在日本奈良正仓院。这把紫檀木画槽的五弦琵琶至今仍被日本天王家族视为代代相传的国宝级文物,是当年唐玄宗和杨贵妃赠予日本圣武天王的国礼。方锦龙瞬间被这把琵琶所吸引:自己弹了多年的琵琶,竟不知这世上还有五弦琵琶!他着迷于此,如饥似渴地遍寻资料,多方了解后,知道了五弦琵琶最初起源于印度,成熟于波斯等地,经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国后,是我国古代北方少数民族的弹拨乐器,盛唐时期流行于广大中原地区,却于北宋时期逐渐失传。

回国后,复制五弦琵琶的念头一直记在他心里。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想要获取任何资料都相当不容易,他四处找人请教,演奏家、历史学家、画家、博物馆馆长,都成了他的讨教对象。根据收集来的资料,他结合自己的分析判断,开始动手画五弦琵琶图纸。那几年,每次外出表演的间隙,别人游玩时,方锦龙都在利用时间四处寻找制琴师傅,拜访专家学者,把每年仅有的几天探亲假也都用来与制琴师傅共处研讨。

复制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在北京、上海、江苏,很多制琴师傅都说:“四根弦才对称,五根弦那太奇怪了。我们一代一代跟着师傅做琵琶,就没做过五根弦的琵琶。”经过无数次的寻找和沟通,方锦龙终于在江苏常州找到了一位制琴师傅,老师傅很喜欢他的演奏,又被眼前这位小伙子的执着打动,愿意试着做做看。别看只是多了一条弦,实际操作起来比想象中难多了。他们最初只是在原有琵琶上把音腔做大,加一根弦,虽然制作略显粗糙,但有了雏形,方锦龙就用这把琴弹奏不同的曲子做试验,再一步步不断进行改进。

方锦龙认为,如果只是原有物品的复制,那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古人都能做出来的东西,现在能做出来很正常。琵琶本是就是一个中西融合的“混血儿”,怎么把唐代的五弦琵琶和当代琵琶的优点相结合,让琵琶成为一个符合现代人审美的乐器,才能适应这个时代的发展。经过多年的改进、推翻、创新,1989年五弦琵琶基本定型,它的音域更宽、声音层次更加丰富。

后来,方锦龙在敦煌壁画中发现唐代琵琶的造型非常多样,他又在琴头的设计上,增加了曲项、直项、龙头、凤尾等十多种造型,并取得了第五弦盘龙琴轴的设计专利。现在方锦龙所用的五弦琵琶已是第五代了,由曹卫东等一批南北派制作大师亲制。方锦龙说他很感谢在当代五弦琵琶研制这条路上一直给他提供帮助的人们:“虽然现在一提到五弦琵琶,大家想到的都是我,但是在背后,这是很多人共同研究的结果。譬如上海音乐学院的叶栋,他对敦煌曲谱进行了深入研究,成功破译一千多年前的谱曲。通过演奏这些曲谱,我才发现原来唐代的五弦琵琶的定弦是不一样的,有很多套。复制五弦琵琶的30多年间,很多人都对五弦琵琶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国乐崛起就是大国崛起

在方锦龙家里,到处摆放着他收藏的乐器。桌子上放着一个大大的乐器包,打开乐器包,里面是几十种吹管类乐器,从几千年历史的龠、骨笛,到小小的簧,再到埙、箎、洞箫、鼻箫、尺八……简直就是一个百宝箱。方锦龙一边展示这些宝贝一边介绍:“我现在出门,背一把琵琶,拎上这个包,几千年的音乐文明史就都在里面了。”

为了积极推广传统文化,让国乐“走出国门,走进国人”,方锦龙将演出与讲解相结合。在各种公益讲坛、高等学府的演讲会上,他除了演奏五弦琵琶,用其模仿各国的不同乐器风格,还展示不同种类、不同年代的其他乐器。用幽默风趣的语言普及国乐常识,每次演讲会方锦龙都能赢来密集的掌声、笑声和欢呼声,满满的知识点又让观众对传统文化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被誉为“以无法为有法,惟独秀于诸家”的方锦龙,普及国乐的方式生动易懂,迅速在网络上带起一股国乐热,无数网友开始对学习琵琶等中国乐器产生浓厚兴趣,其中不乏名人、明星。他把优美动听的五弦琵琶带去国外、带到民间时,每每也能够迅速捕获各阶层人士的心:有听完一曲热泪盈眶冲上前拥抱他的塞浦路斯副总统,也有合作完毕激动不已要把卖艺所得赏钱分给他的希腊街头艺人,还有为了要当他的学生在短时间内迅速背熟长诗《琵琶行》的5岁孩童……

为了更好地传承五弦琵琶,方锦龙一直不间断地进行五弦琵琶的传授和教学,但他希望未来可以通过网络授课,让更多人学习五弦琵琶。“我希望开一些零基础的课程,现在这些课程还在研发阶段,让学员21天学会弹琵琶,先植根了兴趣,再深入学习。”说着,方锦龙拿出手机打开微信,里面是一段视频,只上了三节课,小学员已经能把整首《琵琶语》弹下来了。“以曲带教,这样能立刻看到成果,学起来大家会更有兴趣。先把曲子弹下来,再提升。要是上来就学轮指一整年,肯定很多人都坚持不下来。所以国乐的教学普及,也得创新,不能墨守陈规。”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方锦龙从艺40周年。他很感慨:“有了改革开放的国策,才有现在的我,不然我不可能有机会当兵,不可能有机会出国演出,不可能行万里路,不可能对国乐的弘扬推广有现在这样视野开阔的见解。”

今年他将在国内多个城市及海外进行从艺40周年的巡演,让五弦琵琶不再仅仅存在于中国的历史里、日本的博物馆里,而是真真切切地让更多人听得到它的动人旋律。今年10月7日,方锦龙将携他的五弦琵琶在日本大阪举行音乐会。方锦龙说“盛唐时期,我们中国送给日本一把五弦琵琶。而现在的中国,又迎来了一个盛世,我要让千年响声在日本变为现实。”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不听田青『正午学堂』,怎知国乐如许?微信公众号-田青思想馆 发布于 27 08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