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音乐相关

首页 / 文章/资讯 / 音乐相关 / 文章

从代工到主办,深圳这座城市开始深耕歌剧了

21 09 2018  音乐周报  音乐相关  163 次阅读  0 评论

深圳这座城市开始深耕歌剧了

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也是深圳特区成立四十周年,又是珠港澳大桥建成通车和大湾区设立的关键年份。一系列纪念活动的高涨和火热现状的迭起固然紧密围绕经济建设,也反映出深圳软实力在近年来得到的长足进步。随着2007年深圳音乐厅和保利剧院的双双建成,硬件上的配套完善给文艺演出带来极大便利。在未雨绸缪中,作为严肃表演艺术皇冠的歌剧,也开始成长于深圳,尤以过去三年来为甚。

两个青年一台戏

歌剧是一门极其庞大的综合表演艺术品种,全本制作的歌剧囊括乐团、演唱、灯光、舞美、布景、道具等复杂工序,因此被视为音乐的“皇冠”。歌剧演出也是检验一座城市音乐演出成熟度的标志。大凡资深古典音乐重镇如法国里昂、德国法兰克福、英国伯明翰、南非开普敦、美国达拉斯、挪威卑尔根、意大利那不勒斯、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韩国大邱、越南河内、日本神奈川等,都有傲人的歌剧院或歌剧演出。

和国内绝大多数城市一样,深圳与歌剧结缘,最早也可以追溯到历史悠久的中央歌剧院和本地英豪深圳交响乐团在上世纪的努力。但在2016年,一场现代歌剧的演出为深圳注入全新活力。

即使在京沪等大城市,现代歌剧的演出频率也并不高。因此当2016年4月深圳上演金湘歌剧《原野》的消息传出后,举国上下音乐界都有所耳闻。这不仅仅是因为歌剧背后运筹帷幄的是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更因2015年12月作曲家金湘的逝世让那次演出成为致敬。

两位热情高涨的年轻人,一位是生活在深圳的男中音杨阳,另一位是居住在北京的旅欧青年男高音歌唱家吕玥筌。当时吕玥筌刚刚从欧洲学成归国,希望发出一些声响,杨阳刚加盟深圳师范学院音乐系担任讲师,希望在当地有所立足。杨阳与吕玥筌在学生时代就认识,彼时一拍即合,便从2015年下半年成立深圳青年歌剧中心,专门用于策划歌剧演出。之所以选择重新制作《原野》,是因为想演中国人自己的歌剧,而《原野》在中国人的歌剧中足成经典。

于是,2015年10月末,杨阳在北京友谊医院拜访病榻上的作曲家金湘,呈上在深圳上演《原野》的计划。金湘寄语“祝贺深圳青年歌剧中心之创团歌剧制作《原野》演出成功,并在深圳这片土地上再创辉煌,为深圳的歌剧文化事业贡献一份力量”。2个月后,金湘病逝。

由此,2016年4月13日上演于深圳保利剧院的《原野》不经意间成为金湘故后的追思之作,吸引了包括英国《金融时报》《美国音乐年鉴》等国际媒体关注。虽然两场演出门庭若市,但筹备过程可谓九死一生,历经演员、指挥和乐团更换等临阵换将的兵家大忌,最后由胡咏言指挥深圳大剧院乐团及深圳交响乐团组成的联合乐团上演,杨阳和吕玥筌分饰仇虎与焦大星,金子由李洋演唱。两位男主角除了演唱,还担当了融资的重任,用吕玥筌的话说:“政府掏的场地大概十来万元,一个企业赞助了启动费用十万元,还有热心实业家赞助了绝大部分。”百万元经费在制作一部完整歌剧时依然捉襟见肘,最后是青年人的满腔热血和一股干劲力保了这难得的致敬之作。

来自民间的力量固然可贵可歌可泣,但歌剧制作体量庞大,耗资甚巨,年轻人变数大,非民间资本可以长久支撑。由此,深圳的歌剧力量常态化施展重任,便落在本土院团身上,其中深圳交响乐团堪为表帅。

从代工到主办

虽说深圳交响乐团与歌剧结缘始于十多年前与中央歌剧院合作的《蝴蝶夫人》,但一段时间以来这支乐团一直坐在乐池里,参与到其他单位制作的歌剧演出中,比如邻近城市广州的《蝴蝶夫人》《阿依达》《图兰朵》,北京的贝利尼《诺尔玛》等。这些合作缘于乐团与其他城市演出机构关系融洽,也与乐团演奏水准上乘密不可分。

2015年9月,担任乐团十多年团长,以部队般纪律管理乐团的复原军人陈川松卸任,知乐派人物代表聂冰上任团长。几乎就在《原野》上演的同时,深圳交响乐团也在孕育全新体系,2016年6月宣布由余隆和林大叶分别出任乐团艺术顾问和音乐总监职位。当时的《深圳特区报》报道:“深圳交响乐团有了首位艺术顾问以及史上最年轻的音乐总监,加上团长聂冰,三驾马车的配置组合将让深圳交响乐团这块城市音乐金字招牌在国际化、职业化的道路上迎来又一次腾飞。” 

如果说腾飞缘起于人才的加盟,那腾飞的落脚点便在于一场场的演出,因为音乐会质量永远是一支乐团的生命和本钱。聂冰看到了乐团在其他城市和场所演出歌剧的潜力,便想利用主场优势,同属于一个系统,与深圳音乐厅合作,因地制宜推出音乐会版制作。

由交响乐团上演歌剧是不少顶级乐团的保留内容,比如柏林爱乐乐团便在总监西蒙•拉特的指挥下每年会在主场柏林爱乐大厅上演音乐会版歌剧,复活节期间会在巴登-巴登的节庆大厅上演全本制作的歌剧;维也纳交响乐团每个夏季都会驻场于奥地利布雷根茨,在歌剧节中担任伴奏;伦敦交响乐团除了演出音乐会版,也在法国首屈一指的歌剧节普罗旺斯的埃克斯音乐节驻场;日本NHK交响乐团固然以德奥大部头交响乐曲目见长,每逢樱花时节都会在东京文化会馆上演音乐会版歌剧。老派的德国指挥培养体系称为“乐队长”体系,便是从合唱团指挥和声乐指导做起。

把歌剧演出常态化、固定化、正规化,便是聂冰的制团理念之一,旨在进一步提升乐团素质。2017-2018乐季,乐团开始赋予歌剧演出前所未有重视度。当年,时逢香港、广州和深圳都在演《阿依达》,深圳交响乐团突出重围,2017年9月15日以音乐会版《阿依达》开季,由林大叶指挥,孙秀苇等歌唱家担纲主角,国外实力派歌唱家加盟,令演出如虎添翼。紧接着,乐团于年底再度推出音乐会版歌剧,莫扎特《唐璜》再下一城。

2018-2019乐季,乐团趁胜追击,9月7日晚于深圳音乐厅二度花开,以普契尼《图兰朵》开季,巩固本地自主歌剧品牌。演出同样由林大叶指挥,邀请到邹爽导演,孙秀苇和田浩江等任主角。成立才一年半的兰州音乐厅合唱团的40名团员加盟合唱团,赋予了合唱团经验上的保证。据深圳交响乐团团长助理黄光强介绍,乐团往后每年会至少推出一部自主的歌剧演出。

2018年是深圳歌剧生态关键一年。年初,深圳歌剧舞剧院成立。据报道,歌剧舞剧院填补了深圳缺少专业艺术表演团体的空白。剧院定位为国有公益类文化企业,人员规模初定120人,主要从事歌舞创作与演出。目前剧院已完成机构注册工作,并将深圳歌舞团梅林基地作为办公和排练场所。

然而身为改革急先锋和吃蟹人的深圳,在歌剧剧目的选择上尚显保守,在制作形式的呈现上尚显陈旧,在民间资本大量涌入表演艺术的同时,还在仿效上个世纪的做法筹建国有院团。

当年排演《原野》的吕玥筌后来回忆当年的演出颇有思量。他说:“歌剧演完两年了,民间制作歌剧真的特别累。主要是资金,歌剧太烧钱了。我现在也在考虑做新形式的歌剧,哪怕最后不被承认是歌剧,我想尽量让观众能低门槛地认知这门艺术。希望能用打破传统平面的新手段提升观演感受,给到观众更多刺激。现在时代进步得这么快,提供给观众感官享受的艺术作品越来越多,形式也越来越多元化,观众在进步,我们为何还在原地踏步让观众停下脚步接受我们呢?”

民间力量和国有院团并蒂莲开,剧院与音乐厅遥相呼应,硬件与软件双双完善。乘着大湾区之风,深圳在经济和体制方面全国为先,破风而行四十年而少有追赶者。那么在歌剧上,深圳的开路和探索精神,会体现在何方呢?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音乐周报 发布于 12 08 2019
美好的序曲北京日报 发布于 29 07 2019
跟张艺谋边吃边聊《图兰朵》音乐周报 发布于 04 06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