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

首页 / 文章/资讯 / 新闻 / 文章

百年巨匠 百年美育

09 10 2018  艺术教育杂志  新闻  2534 次阅读  0 评论

“美育”的概念,是18世纪50年代德国哲学家鲍姆嘉通建立“美学”学科体系之后,由席勒提出来的。但是美育实践和美育意识,古已有之。

百年巨匠     百年美育
文/易 樽

2018年8月3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给中央美术学院8位老教授回信,向他们致以诚挚的问候,并就做好美育工作、弘扬中华美育精神提出殷切期望。信中写道:“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你们提出加强美育工作,很有必要。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让祖国青年一代身心都健康成长。”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称赞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聂耳、冼星海、梅兰芳、齐白石、徐悲鸿等文艺大师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艺精品,不仅为中华民族提供了丰厚滋养,而且为世界文明贡献了华彩篇章。

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建设的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要求,大型系列人物传记纪录片《百年巨匠》历经五载创作拍摄,目前已全部完成并陆续播出。随着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聂耳、冼星海、梅兰芳、齐白石、徐悲鸿等43位巨匠走入荧屏,在社会上形成了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热潮。

百年巨匠,百年美育,这43位文艺巨匠正是弘扬中华美育精神的力行者和杰出代表。如中央美术学院8位老教授在写给习近平总书记的信中所说:“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必须加强美育,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加强美育非常紧迫。”“从富起来到强起来,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精神首先要强起来,心灵要美起来。”大型系列人物传记纪录片《百年巨匠》的播出,有益于提升人民大众的审美素养和精神境界,也将给美术界、文化界和社会各界加强美育工作带来启迪和思考。


2017年9月,“百年巨匠——四十三位文学艺术大师作品展”在国家博物馆举行

“美育”初兴,现代教育体系奠基

“美育”的概念,是18世纪50年代德国哲学家鲍姆嘉通建立“美学”学科体系之后,由席勒提出来的。但是美育实践和美育意识,古已有之。在中国近代,最早把“美育”介绍到中国的是王国维,而真正倡导美育并建立中国近代美育体系的人是蔡元培。蔡元培把康德、席勒美育思想与中国“礼乐相济”的传统融会贯通,为中国近代美育体系的建设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蔡元培在1912年2月所著《对于新教育之意见》中,将美育列为五种教育之一,认为“美感者,合美丽与尊严而言之,介乎现象世界与实体世界之间,而为津梁。”通过美育,可以提升人们的趣味和情操,树立美好的人生观和世界观。1917年4月,他在《以美育代宗教说》中,再次集中论述美育,认为纯粹的美育能陶养人们的感情,使人有高尚纯洁的习惯,使人超越人我之见,渐灭自私自利之心,“盖鉴激刺感情之弊,而专尚陶养感情之术,则莫如舍宗教而易以纯粹之美育”。自此,美育观念渐渐普及,深入人心。1930年,蔡元培在《教育大辞书》的“美育”条目中说:“美育者,应用美学理论于教育,以陶养感情为目的者也。”这个定义概括了美育与美学、教育的关系,是对美育最早的明确定义。

民国时期,蔡元培主持教育行政工作。他视教育为救国的基本途径,特别重视高等教育,如他所说:“我的兴趣,偏于高等教育。”蔡元培坚信学术是一个民族赖以强大的根本,认为大学应当成为研究高深学问的学府,这也是他办学的指导思想。

1912年,17岁的刘海粟与友人创建了近现代第一所新式美术学校——上海图画美术院(后改名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建校后聚集了傅雷、吴昌硕、潘天寿、潘玉良等名师,培养的学生中有沙飞、赵丹、叶灵凤等。它改变了传统中国艺术的师徒传承制,将西方现代教育理念与机制引进国内,向社会输出大量经过严格训练的艺术人才。1919年12月,刘海粟邀请蔡元培帮忙筹备成立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校董会,由校外人士组成学校最高决策机构,分担学校管理。校董名单里有梁启超、黄炎培、王震、叶恭绰、陈树人、胡适等文化名人,他们在很多方面对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予以赞助。该校之所以取得成功,与刘海粟广阔的交友圈密切相关,尤其是他与蔡元培的友谊,对这座学校产生了巨大影响。

1917年10月,蔡元培向教育部建议成立专门美术学校的提议得到批准,从此揭开了中国国立专门美术教育的历史。1917年10月底,经教育总长范源濂正式批准,成立国立“北京美术学校”(中央美术学院前身)。1917年底,北京美术学校筹备基本就绪。根据1918年北京美术学校春季招生启事,首届春季计划招收中等部绘画、图案预科生50人。按招生规定,高小毕业的考生只考国文、算术、图画三门;而同等学历者,还要加试历史、地理、理科三门。1918年4月15日,北京美术学校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该校成立之初,便吸引了一批留学欧美和日本回国的艺术家,怀抱开拓中国美术教育的志向,克服困难与局限,致力于民族传统与引进西法的兼容交流,开创了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最初形态。1926年,林风眠怀着“致力改造艺术学校之决心”,主持学校的教学工作,学校涌现了陈师曾、王梦白、李毅士、常书鸿、庞薰琹、黄宾虹等一大批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工作者。

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是国立艺术院。1927年,在上海法租界马思南路98号召开了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第一次全体大会,蔡元培主持会议,并提交了一份提案——《筹办国立艺术大学案》。在这份提案里,他大胆设想“国立艺术大学”的未来面貌:“窃以最适宜者,实莫过于西湖……将来若能将湖滨一带,拨归艺大管辖,加以整理,设立美术馆、音乐院、剧场等,成为艺术之区,影响于社会艺术前途,岂不深且远耶!”“美育之目的,在陶冶活泼敏锐之性灵,养成高尚纯洁之人格,故为达到美育实施之艺术教育,除适当之课程外,尤应注意学校的环境,以引起学者清醇之兴趣、高尚之精神。”1928年,国立艺术院创建于西湖,落地于孤山之麓、平湖之滨。是年4月8日,蔡元培特地从南京赶来,补行开学仪式,并发表《学院是为研究学术而设》的演讲,提出了“整理中国艺术,介绍西洋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宗旨。翌年,国立艺术院更名为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

“五四”以前,中国传统的音乐教育只限于文人的自娱活动,例如,弹琴只是作为修身养性的一种手段。从事音乐表演的活动,则由社会底层的“戏子”们担任。这些活动与“国民音乐教育”并不是一回事。中国第一位以外文取得德国莱比锡大学博士学位的萧友梅,1920年回国后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音乐体育专科、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和北京艺术专门学校音乐系任教,并担任中华民国教育部编审员。1927年,在蔡元培支持下,他筹建了中国第一所专业高等音乐教育机构——国立音乐院。1929年9月,他把音乐院改组为国立音乐专科学校(上海音乐学院前身),并担任校长,直到病逝。这是中国第一所专业音乐学院,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现代早期音乐人才,如冼星海、贺绿汀、江定仙、李焕之等。

于右任是近代民主革命先驱、诗人、政论家,也是著名书法家,其创立的“标准草书”,在我国书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他不把书法视为高深莫测的艺术,而认为“文字乃人类表现思想、发展生活之工具”,对“标准草书”的制定标准只有四条: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他还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中国近现代高等教育奠基人之一。他一生致力于民主主义革命的宣传与实践,在教育事业上也花费了大量的心血,参与创建了复旦大学、上海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等名校,对中国近代中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蔡元培较少提书法美育,只是说过:“吾国古代教育,用礼、乐、射、御、书、数为六艺。乐为纯粹美育;书以记述,亦尚美观。”在蔡元培支持创办的群众性学术团体中,艺术教育团体所占的比重不小,足以看出他对美育的重视。这当中就包括1917年成立的“国立北京大学书法研究会”。蔡元培后来回忆在北京大学的经历时说:“我本来很注意美育的,北大有美学及美术史教课……至于美育的设备,曾设书法研究会,请沈尹默、马叔平诸君主持……”他在北京美术学校开学典礼发表演说时表示:“惟中国图画,与书法为缘,故善画者常善书,而画家尤注意于笔力风韵之属;西洋图画与雕刻为缘,故善画者亦或善雕刻,而画家尤注意于体积光影之别,甚望兹校于经费扩张时,增设书法专科,以助中国图画之发展,并增设雕刻科,以助西洋图画之发展也。”其在美术院校“增设书法专科”之愿虽久未实现,但书法属美术之意已显,书法作为课程逐渐列入美术院校,并进而正式列入美术展览。

以美育启蒙国人、振兴国魂

鲁迅经历了弃医从文的求学之路,面对秩序崩溃的中国社会和浑噩麻木的劳苦大众痛心疾首,转而致力于批判和改造国民性。而美育为他的启蒙思想观找到一个突破口,使他看到了美感教育使国人解放个性、感悟生命自由的可能性。当时,蔡元培倡导的“以美育代宗教说”振奋人心,鲁迅美育思想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受此影响。关于美感教育,蔡元培强调现代中国民众应通过艺术的熏陶脱离“现象世界之感情”,以“浑然之美感”与个人的“实体世界”交汇,这一点与鲁迅个体生命意识的思考产生交集。“凡有美术,皆足以征表一时及一族之思惟,故亦即国魂之现象;若精神递变,美术辄从之以转移。”这句话反映了鲁迅美育思想中的一个重要观念。所谓美术,是指广义的艺术,是“一族之思惟”“国魂之现象”,是整个国家和民族气质的外在体现。鲁迅不赞同中国现代艺术完全西方化,他认为中国现代艺术首先应该从中国传统艺术中汲取养分,这样才能真正产生启蒙国人、振兴国魂的艺术价值和美学意义。譬如,鲁迅对木刻版画艺术情有独钟,把木刻版画当作美育思想传播的最有力的工具。他说:“新的木刻是刚健,分明,是新的青年的艺术,是好的大众的艺术。”鲁迅对美感教育的思考始终是面向大众的,是平民化的,他希望通过“撄人心”的木刻版画使中国民众为有力之艺术所鼓舞,找回中华强盛时期的民族自信心,真正达到民族意识的自我觉醒,从而实现从“立人”到“立国”。

徐悲鸿是杰出的画家、美术教育家,也是伟大的启蒙思想者。他认为,一个画家画得再好、成就再大,不过是自己一个人的成就,如果把美术教育发展起来,培养出一大批画家,那就是国家的成就。人格品德、胸襟气魄的教育为徐悲鸿首重,这也是他和“五四”一代学者提倡的国民精神改造的首要任务。他一再鼓励学生“研究艺术,务须诚笃”“艺事至不易,勿慕时尚,毋甘小就”“大丈夫立志第一,继往开来,吾辈之责,幸除积习,当仁不让,凡我通道,盍兴乎来”“最大之作家,多愿力最强之人,故能立大德、造大奇、为人类申诉。”在徐悲鸿看来,只有这样胸襟气魄的人,才有望建设新艺术,才有望实现国家的文艺复兴。他推行写实主义,主张铲除中国画的流弊,提倡师法造化,灌注生气,使得阴柔遁世的古老中国画焕发了青春的活力,也给美术教育带来了强劲春风。其宗旨是国民性的重新铸造,遥遥接续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古训,亦是中国现代性启蒙精神的体现。徐悲鸿的亲授弟子艾中信在文章中说:“在20多年持续不断的教育工作中,他(徐悲鸿)培养了五辈人才,绵延至于今日,实际上形成了一个人数众多的美术教育学派……他们大多数兼教学和创作,推动并发展了中国的美术事业,首先是美术教育事业。”

林风眠受蔡元培的美育思想影响很大,著有《艺术与新生活运动》一书,其艺术教育活动正是对蔡元培美学思想的最好践行。1923年,他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毕业后在欧洲游学参展,被蔡元培赏识,并受邀回国。担任北京美术学校校长一年后,他应邀赴杭州任国立艺术院院长,其时还不到30岁。林风眠美育实践的明确宗旨和鲜明特色之一,便是采用开门办学的方式,积极倡导艺术运动。他在杭州组建国立艺术院后,便以该校教师为基本队伍,成立了“艺术运动社”。林风眠与艺专师生们将学校作为艺术运动的中心,除了在校内经常举办各类规模不等的观摩和展览、发行艺术理论刊物之外,艺专的师生更是走出校门去办展,借以宣传艺术运动,扩大学校的影响,以期更好地促进美育的发展。林风眠重视美,也重视自由,而个体的培养是全部美育的中心。1989年,90岁的林风眠在台北答客问时以印象派为例,强调“绘画是很个人的东西,个人里面创造出来就是流派……故艺术创造东西的关键是个人”。相对20世纪中国文化遭受的扭曲而言,林风眠留法继承的最大遗产,就是关于个体价值以及个人表达的重要性。虽然林风眠命运多舛,然而他矢志不移,倾力于教育,桃李满天下,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遵循恩师关于个人自由与美的表达的结合,最终成为一代名家。

作为20世纪中国画的教育大家,潘天寿毕生致力于中国画独立教学体系的建构和完善,其教学思想和主张深刻影响到中国画现代教育的发展进程。他曾说过:“我这一辈子是个教书匠,画画只是副业。”可见其对自己的定位和对美术教育事业的看重。他先后出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副院长、浙江美术学院院长等职务,进行了一系列的中国画教学改革:改彩墨画系为中国画系,为中国画的独立发展争取名和实;根据中国画的发展历史和特点,提出人物、山水、花鸟分科教学,并在全国推行;主张中国画家应该掌握诗、书、画、印多种技能,在中国画系开设画论、诗词题跋、篆刻、书法等课程,全面提高学生修养水平;主持创办了书法篆刻专业,使这一学科首次列入美术院校的正式培养计划,并在全国艺术院校中推行,等等。潘天寿争取中国画教学的独立和完整,其核心是他在近现代以来整个中西文化冲撞、政治环境偏激的情况下,对民族艺术的发展有坚定的信念、清醒的认知。中国美术学院所培养和涌现出一代代杰出的中国画学子,正能说明潘天寿所主持构建的教学体系的成功所在。

吴冠中孜孜不倦地探索中国绘画现代化和实践西洋绘画本土化,以新锐的艺术思想和鲜明的作品特色在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美术教育家,他满腔热忱地指导和提携后学,思想开放,真诚奉献,注重培养学生的个性。对于师生关系,吴冠中认为“师比生先有经验,经验得失是后学者的借鉴,后学者避免了前人的歧途,跑得更快,青出于蓝”。他还说:“我当了几十年美术教师,美术教师最易误人子弟,敏慧活泼的学生偏偏碰上迟钝顽固的教师,这在美术教学中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吴冠中认为,学艺中的叛逆性是难能可贵的积极因素,也即他所说的“叛逆的师承”。在他看来,叛逆的师承也许是真正的师承。

文化繁荣,需要大师巨匠引领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鲁迅先生说,要改造国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艺。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都离不开文艺。”

回首上一世纪,中国的文化艺术领域诞生了鲁迅、郭沫若、齐白石、梅兰芳等一批对中国乃至世界具有深远影响的文坛泰斗和艺术巨匠。他们的成长轨迹揭示了成就一名大师的哪些规律?他们的人格精神对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有着怎样的影响?他们的美育实践对于当今的艺术教育有着怎样的启示?

近期热播的大型系列人物传记纪录片《百年巨匠》,聚焦20世纪中国文艺领域的画坛巨匠、艺苑大师、文坛泰斗,他们的文艺作品中映射着时代的风貌和国人的精神世界。他们中很多人都有着胸怀天下的大志向和大抱负,有着报效祖国的情怀和强烈的民族责任感,自觉地将个人荣辱兴衰与民族命运联系起来,用文化艺术升华生活、改造世界、呈现美好、实现理想。

《百年巨匠》第一季以百集的规模,六大篇章,拍摄了43位20世纪中国文艺领域的杰出代表——美术篇:齐白石、黄宾虹、张大千、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林风眠、李可染、吴作人、刘海粟、李苦禅、关山月、石鲁、蒋兆和、黄胄、吴冠中;书法篇:于右任、沈尹默、舒同、林散之、沙孟海、赵朴初、启功;文学篇: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京剧篇: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话剧篇:欧阳予倩、田汉、焦菊隐、金山;音乐篇:刘天华、聂耳、黄自、冼星海、萧友梅、贺绿汀。

这部大型人物传记纪录片取名为《百年巨匠》有三个原因:一是这些巨匠都是近百年来引领中国艺术的大师;二是他们的年龄至今都已过百;三是这些巨匠产生的年代正是近代百年来中国社会历经沧桑发生巨变的一个特殊时代,他们用自己的精彩人生和艺术创造为中国近代文化史书写了一页页不朽的篇章。

《百年巨匠》通过精心构思的镜头和言简意赅的叙述把逝去的文艺巨匠还原成鲜活的人,形象生动地展示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生活画卷和不朽的文艺作品,反映他们文艺生涯中对文化史有重要贡献的阶段性事件,讲述他们极具价值而又精彩纷呈的人生故事,表现他们创作的艰辛和传承创新的精神,深层次探索和展示他们的心路和内心世界。他们丰富的人生经历、非凡的创造、高深的造诣和大量传世的不朽之作对近现代中国文艺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可以说,《百年巨匠》是一部视觉版的近现代中国文化史。

《百年巨匠》采用追溯历史、挖掘史实的方式,在拍摄原貌、原作、原物、原址的同时,摄制组进行了大量的采访,采访对象包括艺术家亲属及其后人、弟子及其后人、友人及其后人、历史见证者、研究学者,取得了独家的口述历史资料,给未来的文化史研究留下了实录文献。正如表演艺术家、《百年巨匠》宣传片代言人蓝天野所说,纪录片中所记录的名人大家“知道他们的人很少”,而“见过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少”,这是一个抢救工程。

近100年来,音乐、美术、舞台艺术等领域,西方中心主义比较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许多艺术领域的教材、教法都是以西方的东西为范式,这就使得中国传统艺术被逐渐边缘化。纪录片《百年巨匠》把不同门类的文化巨匠的艺术成就全景式地呈现给世人,从中让观众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是如此深厚,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标识是如此醒目,文化自信心就会油然而生。

文化部原部长蔡武认为,一个国家文化事业的繁荣与发展,既需要广大艺术家的努力,也需要大师巨匠的引领,宣传巨匠,推广大师,为时代树立标杆。在当今信息化时代境域中,在这个“四屏”时代,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表达重大深刻的主题,具有重大的创新意义。这个片子具有强烈的历史感、时代性、民族性,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将会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百年巨匠》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集团)、百年艺尊(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银谷艺术馆等联合摄制,在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播出后受到广泛好评。《百年巨匠》已获7项纪录片奖项,连续3年立项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组织实施的“纪录中国”传播工程,被列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8年纪录片重点项目,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重大主题主线宣传暨重点选题项目。《百年巨匠》系列丛书连续3年被教育部、文化和旅游部、财政部列为高雅艺术进校园教材。

“《百年巨匠》对当前社会和年轻人都有启示意义和借鉴价值。大家都知道齐白石、张大千,他们很有名,拍卖的画作很贵,然而大多数人对他们的人生和艺术还没有真正的、完整的理解。大艺术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传奇的故事、坎坷的经历,他们对人生、家庭、国家的使命感和对艺术执著追求的精神,可以带给我们启迪和思考。”《百年巨匠》总策划、出品人杨京岛说。

杨京岛透露,《百年巨匠》第二季将拍摄建筑篇、非遗篇、教育篇、科技篇、工匠篇等,还会举办百年巨匠作品音乐会、纪念展等活动。“1921年,蔡元培先生在提议创建国立艺术大学的提案中写道:‘美育之实施,直以艺术为教育,培养美的创造及鉴赏的知识,而普及于社会。’我们将以高度的文化使命感和精益求精的精神,把《百年巨匠》文化工程持续做下去,为弘扬中华美育精神奉献一份力量。”

百年巨匠辑评


|本文刊于《艺术教育》杂志2018年10月号上半月刊|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孩子不学音乐,高考作文写不好?音乐周报 发布于 20 06 2019
创建新时代大美育课程体系中国教育报 发布于 23 05 2019
陈宝生:做好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光明日报 发布于 07 05 2019
美育走出大城市,依旧很美中国青年报 发布于 16 05 2019
美育是最重要、最基础的人生观教育微信公众号-北京大学出版社 发布于 25 04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