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音乐相关

首页 / 文章/资讯 / 音乐相关 / 文章

金曼:身为歌剧《青春之歌》制作人,她很自豪“我们学校的师生都能演这部剧”

06 05 2019  音乐周报  音乐相关  97 次阅读  0 评论

2009年5月1日晚,歌剧《青春之歌》首演。今年是《青春之歌》首演十周年,5月3日、4日,这部作品将再度被搬上舞台。

2009年5月1日晚,歌剧《青春之歌》首演。今年是《青春之歌》首演十周年,5月3日、4日,这部作品将再度被搬上舞台。十年前的5月1日首演前,除了要准备亲自上阵演出,初次担任制作人的歌唱家金曼还为晚上的演出做着各种琐碎的工作。十年后的今天,作为出品人、艺术总监的金曼,从容、淡定,“功夫在平日。临近演出,我反而没什么事情要操心了。”

第一个“孩子”《青春之歌》

《青春之歌》是北京大学重要的记录之一,以“九一八”事变到“一二九”运动这一历史时期为背景,讲述了北大前辈们在国家命运与个人选择时所面临的抉择问题。2009年,歌剧《青春之歌》由金曼、戴玉强、迟立民等共同演绎。这部作品和金曼此前参与过的其他歌剧不同,《青春之歌》是第一部由她担任制作人的歌剧,是她的歌剧制作处女作。那时候,中国歌剧还处在理论大于实践的阶段,从开始组建团队就遇到困难重重。经过一番波折,最终选定曹勇、王晓岭为编剧,唐建平作曲。但在挑选哪个角色作为剧中主角、怎样区别声部,不同人又产生了不同的看法。每一环节都历经无数个激烈讨论的日子,才能向前推进一小步。

十年来,歌剧《青春之歌》获奖无数,《谁是我生命中破晓的微光》《崭新的世界》《永别了我的爱人》都成为了中国女高音几乎人人会唱的咏叹调。尤其是《崭新的世界》,是中国咏叹调作品中最难演唱的作品之一。

金曼认为,没有哪一部作品,一开始就是经典,都是需要打磨、不断地调整。十年间,《青春之歌》经历了几次大的修改,这次为了“五四”百年,作品又进行了一次十年来最大的改动。金曼说不是以前的版本不好,而是永远都希望它更好。一次又一次拜托作曲家唐建平重新修改,“经常拿到唐建平老师修改过的内容,我都觉得‘咦,我特别喜欢的一段怎么不见了’?但唐老师从音乐动机以及人物角色刻画的意义上,对音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音乐有了变动,歌词、剧本、总谱都要随着改变。不仅仅是金曼把这部作品看成是自己的孩子,每一个参与过歌剧《青春之歌》的人们都把自己浓浓的爱意融进了这部作品。今年,《青春之歌》将开启在全国高校间的推广计划,打造各地、各高校版的《青春之歌》。让这部作品成为属于中国青年人自己的作品。

“我是一个幸福的人”

出生于宁安市东宁城镇的金曼,在童年时期就喜欢上了唱歌。从小她跟随母亲和舅舅一起唱歌,从舅舅口中学会了很多歌剧《江姐》中的片段。进入小学,爱唱歌的她是学校里的小明星,同学们都知道她歌唱得好。金曼的好嗓子被学校里的张富贵老师发现,开始教她一些专业的声乐知识,这一时期她也跟着张老师学会了歌剧《江姐》中的经典咏叹调“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贡献”。从小经常能看到一些剧团或文艺宣传队演出的金曼,看到在舞台上全情投入的表演者、演唱者,让小小的她充满了羡慕,很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站上舞台,用自己的歌声感染别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金曼到牡丹江参加了她人生中第一场正式演出。在台上,她一连演唱了歌剧《白毛女》中的“北风吹”和歌曲《双手浇开幸福花》等多首作品,这次演出让她坚定了自己未来的方向。17岁那年,金曼考上了黑龙江省艺术学校牡丹江分校。在这里,音乐大大门向她打开,她见到了很多西洋乐器,学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知识。

1981年,金曼成为空政歌舞团的新兵。1984年,团里复排现代歌剧《江姐》,金曼被选为女主角。由于当时时间紧、任务重,拿到剧本后金曼一星期没出门,没日没夜地把这部歌剧中所有的台词与唱段背了下来。经过艰苦的努力,金曼成功地将一个崭新的江姐带给了观众,并凭借“江姐”一角于1992年获得了第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江姐是金曼最感谢的一个角色,正因为与这个角色相遇,才有了她未来与歌剧结缘的一切可能。

当金曼受到各界的肯定时,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离开空政,下海经商。当时很多人不解,认为已经是空政的台柱子,怎么能轻易地说放弃就放弃了呢。但金曼认为,只有走下舞台,开阔视野,拥有足够的资源,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之后她开过餐馆、做过房地产,也和国外大的财团合作过。2000年,金曼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目标是做文化精品。

编织中国歌剧的摇篮

2005年底,金曼收到筹建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的任命。其实在自己开办文化公司的这些年中,金曼就开始思考中国歌剧的未来。2000年,金曼策划交响清唱剧《江姐》,原本她计划带着这场演出在全国进行巡演,但当年轻的歌唱者们聚集在一起时,金曼发现这些在演唱技术上没有问题的年轻人,站着唱首歌没问题,想要他们在演唱中添加些动作看起来特别别扭。金曼意识到,作为“外来户”的歌剧,想要在中国落地,首先需要有一个专业的学校,培养歌剧人才。歌剧是一个集大成的艺术,没办法自学成才,就好比中国的戏曲,一定要从小学习基本功,有师傅带,经过日积月累的练习、舞台上的锻炼,才有机会成为角儿。歌剧演员应该多向戏曲学习,吸取戏曲中的手眼身法步,让一个个“好嗓子”能在台上动起来。

使歌剧成为一个独立的学院,在中国教育史上没有过先例,无法借鉴反而让金曼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一切从零开始。在学校创立的过程中,从项目资金、教师团队的组建、学科设置、课程安排等一系列的难题,像一座座大山摆在她的面前。但如今,再回想这一过程,金曼反而能够释怀了,“那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一件对中国歌剧的好事情,大家不愿意帮忙呢?”从不理解到释怀,再到现在她已经能够理解那些当年拒绝给她帮助的那些人。“当时,歌剧远没有今天这样受重视,大家有所顾虑也是正常的。”当然她更加感谢那些当年对北大歌剧院伸出援手的朋友们,“感谢他们的支持,感谢他们为中国歌剧做出的贡献。”

2010年北京大学歌剧院正式挂牌,金曼任院长。2012年9月,当看到第一批学生走进北大歌剧研究院,金曼觉得七年里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但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怎样把学生们培养成才还需要将前期的设想、理论逐一落实。在大部分音乐院校中,学生从本科到博士生几乎都是跟随同一位老师学习,最多不超过三位。但对于歌剧从业者来说,单一的技能并不能满足这项艺术的需求,在北大歌剧研究院,教学采取更加综合的方式,每一位学生同时跟随多位老师学习,学习每一位老师身上的长处。

“我们的学生,进步非常快,半学期一个样儿,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看自己刚入学时的视频都不好意思看。”说起学生们,金曼倍感骄傲。“我们学校里的每一位老师、学生都能演《青春之歌》,每一次《青春之歌》能够再演,大家都想要参与其中。这次第六版的演出我几乎没操什么心,他们的热情比我还高涨。看到这群年轻人,我很欣慰,他们不就是中国歌剧的未来嘛。”

相关文章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音乐周报 发布于 12 08 2019
美好的序曲北京日报 发布于 29 07 2019
跟张艺谋边吃边聊《图兰朵》音乐周报 发布于 04 06 2019